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淘氣小紫狐 - 第二章

  一個活色生香的誘人嬌軀就在身邊,他甚至只要動動手指頭就可以觸到她了,可他就是不敢真的去碰她!


  單憑紫瑚能在他毫無所覺的情況下將他救出遼營,甚至在這種大雪天裏,她居然還是穿著一襲薄衫輕紗罩衫卻不覺寒意,就可以肯定紫瑚的身手和功力都比他高,這認知多多少少讓他感到些許自卑。


  而最惱人的是,雖然紫瑚總是無微不至的服侍他,可她的神情卻一逕的冷漠嚴酷,彷彿他要是敢對她的服侍多說一個字,她就會把口水吐到他臉上似的;她說話時的語氣也不忘多少帶點刺,好像前幾天吃的魚,現在才想起來要把魚骨頭全吐到他身上來;她的眼神更是明明白白的在告訴他 —— 你這個軟腳蝦,最好給我小心一點!


  可既然瞧他不起,她的功夫又比他好,搞不好他稍稍碰她一下,她就會一腳把他踢回遼營去了,那她幹嘛還要委身作他的妾?


  終於,他忍不住了!


  無論她有多厲害,既然自認是他的妾,就該有個妾的樣子吧?難道他這個丈夫是擺著好看,給人純欣賞用的嗎?


  於是,在經過太原府住店打尖時,他特地選了一間僻靜的廂房,然後大馬金刀地端坐在外進桌前,等待紫瑚買膳食回來!而且,準備她一回來就先給她來個下馬威,然後再來一段機會教育。


  管她武功有多厲害,氣勢有多跩,他都跟她卯上了!大不了給她一拳揍回遼營,也省得他夜夜翻來覆去的睡不安穩,早晚會因精神不濟而活活累死!


  想想,唐代宗時的郭暖駙馬連金枝玉葉的升平公主都敢動手扁下去了,更何況是她一個小小的妾!不給她一點顏色瞧瞧,壓壓她的氣焰,往後他怎麼抬得起頭來呢?


  愈想愈覺得有理,他不由得更理直氣壯地挺起胸膛來。


  沒錯,女人就是欠罵!


  可是他等呀等的,等到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都快泄光了,卻還不見他那個欠罵的美妾回轉。


  奇怪了,今兒個她怎麼特別慢?不會是碰上什麼連她也擺不平的棘手人物吧?


  這樣一想,他不覺開始坐立不安起來。不到片刻,他就再也坐不住了,驀地跳起來就要去找人,幾乎在同時,房門打開了。


  傅子嘉愣了愣,旋即脫口就罵,「你在搞什麼呀?怎麼這麼久?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紫瑚只是淡淡地瞟他一眼,隨即先把門關上,再把一大包東西往桌上一放並打開,一些燻雞、鹵牛肉、饅頭、薄餅什麼的全現身了,可一旁那個特別用油布包包起來的東西似乎才是重點。


  「這是千金之寶的馬蝴蝶杯,」她拿起油布包慢條斯理地打開。「聽說斟滿酒杯時,便會有一隻色彩斑斕的蝴蝶從杯中飄然飛起,在花叢中起落,栩栩如生,可只要一飲而盡,飛蝶便立刻會倏然隱去,甚為神奇,所以我想,或許你會有興趣瞧瞧看吧!」


  傅子嘉張了張口,可一時之間卻不曉得該如何反應。


  他該回答,「真的,太好了,我的確有興趣」嗎?但這樣子好像跟他原先設想的情況不太一樣耶?


  或者說:「那種無聊東西,只有你們女人會有興趣」嗎?可是,她是特地為他買回來的呀!他怎能如此沒有良心呢?


  該死!他到底該怎麼說才好?


  可不等他想好最佳說詞,紫瑚又拿來一個罐型容器。「這是太谷的龜齡集,人稱補王。我想你在遼營受了不少折磨,所以特地買來給你補一補,不過這些都不太好買,所以才遲了一點,明白了嗎,少爺?」


  她的口氣依然冷漠又傲慢,但是,傅子嘉卻已經完全無法按照原先的理想計劃「給她下馬威」了,甚至還有點理虧地縮了回去。


  這教他怎麼給她點顏色瞧瞧呢?


  他只好垂頭喪氣地坐了下來,讓紫瑚打理食物給他吃。下曰吧!他心想。可吃喝不到片刻,他還是憋不住了。


  至少那個最嚴重的問題要先解決吧?


  「紫瑚,那個…………」他遲疑了一下才說:「如果你不是真想嫁給我,就不要勉強,否則你我都會很痛苦的。」


  紫瑚淡淡地看他一眼。「我沒有勉強,我是心甘情願的,更何況,我已發下血誓,即使你不要我,我也不會再去嫁別人了。」


  「可是……」他欲言又止地放下才咬了兩口的雞腿。「既然你不是勉強的,為什麼又對我如此冷漠淡然,甚至似乎很瞧不起我,讓我連碰你一下都不敢呢?」


  紫瑚瞟他一眼,繼而也放下薄餅垂眸沈默半晌。


  「或許我是想讓你明白敏妹妹曾經承受過的痛苦吧!」她愁眉深鎖,眼帶抑鬱。「想當初,她是那麼的愛慕你,可卻只能默默地看著你,你甚至連多瞧她一眼都沒有。如今,你什麼也沒有告訴她,什麼也沒有給她,卻可以名正言順地享受她對你所付出的一切,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聞言,傅子嘉不由得啞然了。


  的確,一個對他如此情深意重的姑娘,在生前,他沒能跟她表達任何心意,死後,他也沒能奉養她,因為她已經投胎去了。而他卻因她而從遼營裏逃過一劫,甚至得到一個如花美眷,怎麼想都是他占太多便宜了,可是……


  傅子嘉悄悄試著覆上紫瑚的手,紫瑚只是瞄了他一下,卻沒抗議,於是他更試著握緊了她。


  「紫瑚,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實不必你說,我對敏妹妹也深感愧疚。但是,你不認為用往後的時光來告訴我敏妹妹有多美好、多體貼,教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她,這樣不是比用這種手段來報復我更好嗎?」


  他望向窗外。「老實說,我對敏妹妹有的只不過是很膚淺的表面印象而已,知道她是個甜美可愛的姑娘,但她的個性到底是如何呢?她最喜歡什麼,或最厭惡什麼呢?還有,她的內在到底有多美呢?這些我都完全不知道啊!」


  他收回視線凝住她。「紫瑚,這一切都有待你來告訴我,我真的很想瞭解,瞭解我的妻子到底有多美好,我想記住她,永遠永遠地記住她,等將來我們有了子女後,我也要他們知道,他們的大娘是多麼美好的一個女人。紫瑚,如果你不反對的話,我的正室位置將會永遠保留給敏妹妹,絕不讓任何人坐上只屬於敏妹妹的位置,你同意嗎?」


  紫瑚這才徐徐地抬起潤濕的雙眸睇視他片刻。


  「我同意,而且……而且我不但要告訴你關於敏妹妹的一切,還要一直一直說,說到讓你覺得煩,因為她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姑娘,我……」她哽咽著。「我真的好捨不得她喔!」


  見她掉下淚水,傅子嘉立刻起身,心疼地把她拉起來摟在懷裏。


  「我知道,我們都不會忘了她的,來,不要哭了,嗯?」


  他抬起她的下巴,深深的睇視著她那張如梨花帶雨般的嬌靨,不再冷漠、不再輕蔑,有的只是無限的哀傷與懷念,那模樣是如此的令人心疼、教人不捨。


  他不覺俯首輕吻去那斑斑淚痕,而她也很自然地闔上雙眼,仰起臉蛋任由他在她臉上輕啄細吻,而後,傅子嘉那溫熱的唇悄悄地印上她的唇瓣,她幽幽地歎息一聲,輕啟檀口接受他更進一步的撫慰。


  片刻後,他毅然地抱起她往內室大步走去。


  管他吃飽沒有,好不容易逮到機會了,當然是辦「正事」要緊囉!


  原以為女人有了男人之後就會收斂一點,卻沒料到從太原府之夜後才開始展露出本性的紫瑚,更教傅子嘉頭痛不已。


  他實在沒有想到,卸下嚴酷面具後的紫瑚居然是一個刁鑽頑皮的少女,甚至有些狡猾、有些詭詐,與他想像中的溫柔姑娘似乎差了一點點,而這一點點只不過是 —— 十萬八千里遠罷了!


  但這些都不打緊,最令人頭大的是,紫瑚的自我觀念非常強烈,相對的,她的是非概念卻非常模糊。


  平常還好,沒見她有什麼火爆脾氣,心胸好似也不狹窄,看起來是那種和氣生財的樣子;尤其她又長得那麼美,只要微微一笑,簡直活脫脫就像觀音座旁的玉女下凡似的,面前差點跪落一地的信徒和仰慕者。


  可一旦有人不小心惹著了她或她關心重視的人,瞬眼間,玉女就會變成羅煞女,將對方立刻判定為她的仇人,無論對方是不是故意的,或者她惹不惹得起,連給對方敲鑼喊冤的機會也甭想,她都決意要報復對方。


  天哪!這個女人怎麼冷熱都是這樣教人受不了呀!


  唉!都怪他自己,誰教他沒事多嘴,告訴她是盧禾天偷襲他的呢?


  那是在經過隆德府時的事,他們本該再加趕一程路的,可偏巧碰上隆德府的大廟會,遊人絡繹不絕,在教彷樂部、市肆三里,他那個任性的小美妾立刻像牛皮糖似的鬧著非要停下來逛一逛不可。


  傅子嘉簡直是啼笑皆非,這個狡詐的小妮子,冷漠時就像萬年寒冰一樣凍人,連稍微靠近一點都會被傳染傷風感冒流鼻水,可一熱起來,又像團火,撒嬌又耍賴的教人招架不住、節節敗退。


  她就不能綜合一點嗎?


  可是……


  「告訴你喔!敏妹妹最喜歡廟會裏的雜劇了,她呀……


  好吧!他認輸了!


  似乎每跟他分享一件敏妹妹的「偉大事蹟」,紫瑚就會多跟他親近一些,所以,就算他真的不想聽也得乖乖的聽下去,而且還要配上一副聆聽指教的專注神情才行。要是沒事就主動去問她更好,那她馬上會把他當成「自己一國」的人般好得不得了。


  所以,聰明如他,當然要立刻投降了!


  但是很不幸的,當他們逛累了,回到酒館裏稍事歇息時,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原本是聊敏妹妹的事,可聊呀聊的居然聊到他身上來了。


  「對了,夫君,紫瑚一直想問你,那個盧禾天說他親眼看到你被遼兵殺死了,可怎麼你還活著呢?」紫瑚雙手剝著花生,眼睛瞟著窗外的街道,邊漫不經心地問道。


  「看到?」傅子嘉嗤之以鼻。「根本就是他刺了我一劍,還把我踢落懸崖的!」其實,他事後想想,好像就是這兩句話說錯了!


  有好片刻,紫瑚都沒有反應,彷彿街道上人群的喧鬧聲太大了,以致她無法聽清楚似的。


  其實,傅子嘉也只是隨口提了一下,根本沒要她放在心上,可沒想到過了一會兒後,她突然刷一下回過頭來,那張如天仙般的面容已然化為夜叉鬼,嚇得傅子嘉差點跌到椅子下去。


  「紫瑚,你……你怎麼了?有話好好講,別擺出那副樣子嚇人嘛!很恐怖的耶!」


  紫瑚卻依舊兇狠地瞪著他。「你剛剛說什麼?是盧禾天傷了你,還把你踢下懸崖的?」


  傅子嘉立刻驚覺自己似乎不小心搗翻了一個超級巨大的馬蜂窩,頓時不安地咽了一口唾沫。


  「呃……這個……因為他喜歡彩鳳,所以……」他倏地頓住,感覺心中的不祥預感愈來愈沉重,不覺改口道:「其實……呃!其實你不覺得這樣剛好嗎?若不是他這麼做,我就甩不掉彩鳳,也娶不到你和敏妹妹了,這樣也算是因禍得福吧?所以呢!你就不必計較那麼多了,反正他也得到彩鳳了,應該不會再找我的麻煩了。」現在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敢說出盧禾天還很眼紅他的能力和才幹呢!


  可是紫瑚卻仍然不肯甘休。「那小子竟敢傷害你?」她的聲音已經陰沈到了極點,什麼柔美、甜膩全都不翼而飛了。


  傅子嘉在心中叫苦連天,還不停地咒罵自己,臉上卻還是得裝滿笑容。


  「我說紫瑚啊!你就別在意這件事了,我……我自己會想辦法解決的,這樣可以吧?」


  老實說,原先他也打算好好懲罰盧禾天一下的,可這會兒瞧見紫瑚那種恨不得能抓某人來銼骨揚灰一番的態勢,他就著實擔心得很,搞不好紫瑚會再度施展出摸進遼營偷天換日的那一套絕招,也上盧府來個如入無人之境,順手摘下盧禾天的腦袋瓜子回來獻寶,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紫瑚眼眸一轉。「你要如何解決?」


  傅子嘉窒了窒。「呃……那個……我還沒想出最妥善的方法,可是我一定會想出辦法來的,我保證!」


  紫瑚哼了哼。「太麻煩了!還是讓紫瑚來吧!斷手、刖足、割鼻、挖眼、截舌、抽腸、灌鉛、炮烙,最後再來個黥面,然後趕他出去,接著……


  天哪!這樣他嚇都嚇死了,還有接著?!


  「停!」傅子嘉實在不敢再聽下去了,面青唇白地趕忙舉手阻止。「不成,紫瑚,你千萬別把事情鬧到無法解決的地步!你要知道,一旦盧禾天出了什麼事,很容易便會連累到我的家人,所以,絕不能莽撞行事,懂嗎?」


  「這樣啊……」紫瑚皺起眉頭,臉色還是有些不善,但她似乎勉強接受了傅子嘉的說詞。「那……好吧!可夫君要是想出辦法的話,就要立刻告訴紫瑚,讓紫瑚也來幫個忙出出氣喔!」


  「是、是、是!」傅子嘉連忙低聲下氣地唯唯允諾,心頭卻不由自主的感到萬分窩囊,實在不明白情況怎麼會演變成今天這般模樣的?


  他這個丈夫不是該泰山壓頂般地騎在妾室的頭上撒野嗎?怎麼這會兒卻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是啦是啦!現在他這個刁鑽的妾室是不會再對他冷漠兇狠以待,甚至還一日親熱過一日 —— 這一點他倒是感到相當滿意。可對她那偶爾就會毫無警告便突然爆發的怒氣,以及當她有所圖謀時,自然而然表露出的撒嬌媚態和耍賴嬌態,他卻更覺難以應付。


  明明前一刻自己還猛對自己信誓旦旦的說絕不再妥協了!可下一瞬間,他不是投降在她舉世無敵的纏功下,就是怕了她那張夜叉臉。


  說起來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一個身經百戰的戰場勇士居然會怕一個小女人的凶樣?這太可笑了!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沒辦法真正狠下心來發飆回去,更拿她的撒嬌耍賴沒轍!


  沒錯,紫瑚的確是很美,美得令人目眩神迷,但這不是最重要的。對他來講,紫瑚最令人心動的是她對敏妹妹那根深柢固的忠誠與懷念,還有她的體貼細心和堅強能幹,甚至是她的刁鑽與狡詐,她的一切一切,不管好的壞的,都是如此的可愛迷人。


  她與彩鳳是完全不同的典型,而他原以為自己偏愛的是溫柔嫺靜的女人,卻沒料到頑皮狡詐的小女子反倒更能吸引他至無法抗拒的地步。


  不,應該說她能吸引所有男人的心才是最正確的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