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2 - 第七章

  被隔絕在結界另一邊的熾陽黃沙,已是過去的歷史了。


  「巫馬王,荔枝又圓又大喔!」


  「巫馬王,這母雞又肥又壯,燉湯很補的喲!」


  從海邊到殘羅城,沿路上不斷有人虔誠地獻上他們懇摯的心意,他們知道,如今的美好生活是巫馬王所賜予的,他們滿心感恩,誠心誠意奉上他們的忠誠,雅洛藍還真有點承受不起如此熾熱的心意。


  「天,都放滿了!」


  雅洛藍啼笑皆非的環顧四周,抬板,不,抬轎 —— 他堅持換這個名字 —— 內堆滿了新鮮水果蔬菜與各種各樣的營養食物,軟綿綿的靠墊上還睡著一隻肥嘟嘟的母雞,別說躺,他幾乎沒地方坐了。


  「救命!」他扯一扯隨侍在一旁的西麥。「再堆上來,我會被壓死!」


  於是,中途停下來休息時,西麥忙著把堆在抬轎內的水果食物搬到一匹載貨的驢子上,而唐恩則照例來為雅洛藍檢查傷勢。


  「如何?我什麼時候可以自己走?」


  「這個嘛……」唐恩仔細檢查,認真思考。「我勉強同意,但你務必要答應,行動不能太粗魯,累了一定要休息。」


  「沒問題!沒問題!我最聽話了!」雅洛藍眉開眼笑的滿口應允。


  他最聽話?


  天要塌了!


  唐恩不以為然的搖搖頭。「對了,我想問你一件事。」


  雅洛藍乖乖躺著讓唐恩為他重新紮好繃帶。「什麼事?」


  唐恩瞄一下前方的絲朵兒,確定她聽不見之後,他才壓低聲音問:「為什麼不請風之精靈或精靈王直接送你過來?」


  「我也想啊,可是……」雅洛藍哀怨的扁了一下嘴。「風魔不允許。」


  「為什麼?」


  「因為他是高傲的大神,讓精靈王或風之精靈送他過來,太沒面子了!」


  「沒……沒面子?」唐恩哭笑不得。「那他……


  「風魔是可以自己直接過來,不過……」雅洛藍無奈的拍拍胸前的繃帶。「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根本承受不了他的風,傷勢一定會加重。」


  唐恩怔了一會兒,搖搖頭。「沒想到大神的人性也如此強烈。」


  雅洛藍滑稽的擠擠眼。「不然怎會冒出一個基納魔神來?既有善惡,又怎少得了其他人性面。」


  「說得也是。」唐恩經嘆。「好了,你最好到殘羅城之後再下去自己走。」


  「好好好,我會躺在這裏,直到殘羅城!」雅洛藍揮手趕走唐恩,再滿面笑容的迎接絲朵兒。「朵兒,我好想你喔!」


  「真惡!」絲朵兒受不了的捂著額頭。


  「好嘛、好嘛!」雅洛藍喜滋滋的握住她的柔荑 —— 軟軟的,女人的手摸起來就是這麼舒服。「你和嘉肯、卡羅他們談了些什麼呢?」


  「卡羅派人到沙達城探聽到一些消息……」絲朵兒側身坐上抬轎。「列坦尼回來之後,火之巫女就命令他暫停攻打聖湖之地,全力護衛神廟,而梅麗妲也有三個多月不見蹤影,相信是被巫女藏在神廟裏了。」


  「嗯,這我知道了,還有呢?」


  「自從托拿特加入戰局之後,彪皇王的軍隊逐漸抵擋不住了,托拿特的戰船業已逼近到雪月島附近。」


  「那也不奇怪,殘羅王死了之後,金魔依附到托拿特身上去了,倘若金魔沒有覺醒,可能永遠都不會有人知道金魔附在托拿特身上……」雅洛藍喃喃咕噥,繼而揚聲大喊,「嘉肯!」


  嘉肯立刻應聲而來,連神官和席特也過來了。


  「什麼事?」


  「叫唐恩立刻趕回西方大地……


  「不行!」嘉肯絕然反對。「唐恩必須留在你身邊!」


  「但洛司必須……


  「無論如何,唐恩必須留下來!」


  「嘉肯,別忘了我是巫馬王……」雅洛藍又想用以上壓下那一招了,可惜他忘了旁邊還有一位比他更偉大的人物。


  「伯父要留下來!」不容雅洛藍再多說,絲朵兒果斷的做下最後結論。


  巫馬后的懿旨,卑微低下的巫馬王哪敢不從!


  雅洛藍馬上退一百萬步。「好好好,那就通知安傑即刻趕回西方大地,還有圭南的兒子阿…………


  「阿瑞斯。」


  「對,對,叫安傑和阿瑞斯接替洛司負責西方大地的防衛,洛司再趕去支援圭南的軍隊,只有金神才對付得了金魔。」雅洛藍迅速命令道。「另外,還要通知闇月和瞑星立刻趕到水魔、木魔和士魔的囚禁島,盡全力加強結界,倘若我的預感沒有錯誤,很快就會有人去救他們了。」


  嘉肯神情一凜,「好,我馬上叫人去通知!」話落,轉身要離去。


  「等等,我還沒說完呢!」雅洛藍挺了一下身子,絲朵兒馬上把靠墊放到他身後,好讓他舒適的靠著。「還有一個人,我們一直沒提到……


  「誰?」眾人異口同聲問。


  「當年那兩個女人……


  「你是說前任沙達王妃和莎里耶公主?」神官問。「前任沙達王妃已經死了,你要提的是莎里耶公主嗎?」


  「不,前任沙達王妃並沒有死,她就是如今的火之巫女。」雅洛藍慢條斯理的說。「夜之女神依附到她身上之後,為了躲過精靈王的察覺,她必須躲在神廟裏,所以才會假說她死了。」


  「原來如此。」神官有點驚訝。「那麼你要提的是火之巫女?」


  「不,我要提的是莎里耶,你還記得她在哪裏嗎?」雅洛藍反問。


  「如果我沒記錯,她應該在無名之地。」神官看一下嘉肯,後者點頭。「當年她在闇影之地生下雙胞胎,不到十年,前任彪皇王去世,她就丟下雙胞胎回到東方大地和圭南搶奪王位。靠圭南自己的話,恐怕王位早就被莎里耶搶去了……


  他又瞥一眼嘉肯。「幸好圭南有嘉肯的支持,於是莎里耶就帶著支持她的人離開東方大地到無名之地去稱王,記得她起碼帶走了東方大地三分之一的人民……


  「不對,只有四分之一。」嘉肯修正道。「不過無名之地並不大,只有聖湖之地的三分之一大小而已,而且至少有七成是大小岩石,無法耕種,連雜草也長不出來,生存不易,我們都不認為她能夠撐多久。」


  無名之地是唯一不屬於大戰前原有的陸地,而是完全由海底無中生有突然冒出來的陸塊,並不適宜人類生活。


  「你們都認為錯了。」雅洛藍緩緩閉上雙眸。「莎里耶雖然任性霸道,但她確實是個統治國家的人才,無名之地雖不適宜耕種,但近海之處卻有許多大小島正宜耕種或畜牧,她充分利用了那些島嶼,很快就在無名之地建立起她的國家。」


  「真厲害!」嘉肯讚嘆道。「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們?」


  「我想我是希望她能夠安分守己的營建她自己的國家,」雅洛藍低語。「免得圭南有一天必須和自己的親妹妹對戰。」


  「圭南非常清楚自己的立場,否則他就不會和自己的親外甥對戰。最重要的是……」神官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這是巫馬王統一世界的戰爭,就算你不去找她,她也會來找你的!」


  雅洛藍睜眼,頷首。「莎里耶的王國 —— 蘭皇王國 —— 從來不與外界接觸,直到托拿特加入戰爭,莎里耶馬上派人去和托拿特談話,我在猜想,她已經決定要加入這場戰爭了!」


  「她有派人去找莎拉王妃嗎?」席特突然插進來。


  「有,但是……」雅洛藍輕輕嘆氣。「自於莎拉身上有基納魔神的魔力 —— 應該是在莎里耶的肚子裏時得到的,精靈王一接近就會被察覺,因此不知道他們談了些什麼。」


  其他四人面面相對。「這下子可麻煩了!」


  「所以……」雅洛藍目注席特,「席特,我要你率領兩萬人馬到無名之地附近海面監視,莎里耶打算出兵,你就盡全力阻擋。」再轉注嘉肯。「嘉肯,調兩萬人馬給席特!」


  「難怪你要增調那麼多人過來!」嘉肯低低咕噥。


  「我?」席特則是又驚又喜。「指揮黑武士軍團?他們會聽我的嗎?」


  「我要他們聽你的,他們就會聽你的!」嘉肯向席特勾勾手指頭。「走吧!」


  神官望著嘉肯與席特並肩離去一段距離後,才回過頭來問雅洛藍。


  「你認為呢?」


  「我認為?」雅洛藍淡淡一哂。「我認為這將是一場大混戰,我們必然會腹背受敵,必須同時面對南方大地、北方大地、無名之地與闇影之地的軍隊。但是他們之間也會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大家都不會太好過……


  他微顯疲乏的再度闔上眼,「列坦尼、莎拉和莎里耶都有征服世界的欲望,托拿特是莎里耶的兒子、莎拉的弟弟,但他心裏只有梅麗妲,這已經夠混亂了,倘若再加上基納魔神就更不得了,所以我們必須盡快除去梅麗妲肚子裏的胎兒,不然……這場戰爭會……更慘…………」話愈說愈慢,最後,沒聲音了。


  「他睡著了。」絲朵兒說,語聲輕得不能再輕,就怕吵醒他。


  「他應該要再休養兩、三個月的,可是……」神官憂慮的長嘆。「這場戰爭沒有他不行啊!」


  「為什麼一定要他?」心裏明明知道答案,絲朵兒仍忍不住脫口而出。


  「因為沒有人對付得了夜之女神!只有他。」


  「但他的傷尚未痊癒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