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2 - 第八章

  靜了一會兒後,雅洛藍才勉強坐起來喝藥,旋即又躺回絲朵兒的大腿上呼呼大睡,絲朵兒先替他蓋上毯子,再吃她的晚餐。


  「西麥,外面的情況如何?」唐恩一邊吃一邊問。


  「列坦尼逃走了,帶走大部分的軍隊;」西麥說得非常小聲,因為巫馬王在睡覺。「風王在安排防衛事項;火王在城外巡邏,掃除餘下的反抗力量。」語畢,偕同其他四人護衛在巫馬王與巫馬后周圍。


  神官吃了幾口晚餐就放下,重重嘆了口氣。「看來我們得在這耗上幾天了。」


  絲朵兒繼續大口吃。「要不我們一起去敲破神像吧!」


  神官橫她一眼。「胡說,就算你自己不怕死,就不擔心連累整個女蘿族嗎?」


  「就是擔心才會乾坐在這裏啊,不然早敲破它了!」絲朵兒不耐煩的放下餐盤,兩眼盯住神像打量。「不過我倒是很納悶……


  「納悶什麼?」唐恩隨口問。


  「梅麗妲躲在那裏頭……」絲朵兒用湯匙指指神像。「空間的確是夠大啦,食物飲水也可以預先準備,可是……


  「可是什麼?」神官也被勾起好奇心了。


  「她要如何方便?」


  「拉在裏頭嗎?」


  「若真是那樣,最好大地女神的嗅覺不太靈光,不然梅麗妲就要倒大楣啦!」


  ********


  誰也不知道梅麗妲是如何解決那方面的問題,但她的確躲在神像裏頭整整四天,連根頭髮也沒再露出來過。


  直到這天 ——


  「雅洛藍。」


  「嗯?」


  「如果梅麗妲要把孩子生下來才肯出來,怎麼辦?」


  雅洛藍仍躺在絲朵兒的大腿上,她漫不經心地撫摸著他的頭髮,是溫柔的,也是憐愛的,他則昏昏欲睡,口水涎在嘴角欲滴未滴。


  「最好她把孩子交給我處理。」


  「為什麼一定要她交給你,不能搶嗎?」


  「母親是最神聖的,尤其這孩子又是帝神的姊姊:聖母女神的弟弟基納魔神,如果公主不願意把孩子交給我處理,就算我硬搶來了,聖母女神也不會讓我殺了孩子;同樣道理,倘若公主不願意把孩子交給巫女,就算巫女搶去孩子,聖母女神也不會讓巫女把孩子帶出神殿。因為聖母女神是母性之神,她將以母親,也就是公主的意願來處理這件事。」


  「那麼……」絲朵兒停下撫摸的動作,表情有點生硬,好像雨天過後即將乾燥的爛泥土。「如果梅麗妲要求你娶她,讓她做你的王妃,她才肯把孩子交給你處理呢?」


  雅洛藍徐徐睜開眼睛,嘴角笑意若隱若現,她在吃醋,他喜歡。


  「歷代巫馬王有個習慣,也許你不知道……


  「什麼習慣?」


  「歷代巫馬王都只有一位巫馬后,沒有其他巫馬妃,我並不打算從我這任開始打破這個慣例。」


  絲朵兒依然俯眸緊盯住那雙帶點詼諧味道的銀眸。「如果她要你把我趕走,再和她結婚呢?」在聖湖之地,女人可以把男人趕出家門;在男人的世界裏,男人自然也可以把女人趕出家門。


  雅洛藍噗哧失笑。「那我只好準備追在巫女後面,天涯海角到處跑囉!」


  絲朵兒的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但很明顯的放柔和了,她的手又開始撫摸他的頭髮,比剛剛更溫柔。


  「也許你可以先哄騙她。」聲音也很溫柔。


  「在大地女神的神殿裏說謊?」雅洛藍指指上面。「雷電馬上會劈下來把我燒成焦炭!」他隨時都可以說謊,除了在神殿裏。


  「說得也是,那就算了。」絲朵兒輕輕道。「你不是要睡嗎?趕快睡吧!」


  雅洛藍捉來她的柔荑親了一下,然後無奈的嘆息。「恐怕不能睡了。」


  「為什麼?」


  「你聽。」雅洛藍用下巴指指神像。


  原本躺著休息的神官、嘉肯和唐恩都坐起來了,每雙眼都盯住神像看,耳朵仔細聆聽自神像裏傳出的嬰兒哭聲。


  「生了!」神官苦笑。


  「又要緊張了!」嘉肯朝雅洛藍望去。


  「最好不要再有奇怪的狀況發生!」唐恩暗暗祈禱。


  雅洛藍慢條斯理的坐起來,以為他要起身了,誰知他又慵懶的頗進絲朵兒懷裏,像個小嬰兒似的貼在她胸前,還偷揑一下她的胸部。


  「我也要喝奶!」


  絲朵兒啼笑皆非,用力拍開他的手。


  「你真的是巫馬王嗎?有沒有哪裏搞錯了?」


  「巫馬王也是喝奶長大的呀!」雅洛藍一臉無辜的抗辯。


  「真是不敢相信!」絲朵兒直翻白眼,但她並沒有推開他,反而用雙臂環住他,生怕他不小心摔到地上。


  為了維護女蘿族戰士的「尊嚴」,她表面上總是兇巴巴的,說話更是不客氣,十句裏頭起碼有八句是在臭罵他,但她真正的心意卻流露在對待他的動作上,總是那麼溫柔又體貼。


  雅洛藍暗喜在心,一邊用腦袋去揉她的胸。「睡在這裏很舒服嘛!」


  絲朵兒又想大罵幾句,神官忽地叫過來。


  「你們兩個別鬧了,公主出來了啊!」


  果然,梅麗妲抱著孩子走出神像了,奇怪的是,她並沒有剛生產過後的疲憊辛苦,依然貌美如花、精神奕奕,只是表情很幽怨。


  當她走到雅洛藍面前時,後者也已起身,她仰起嬌靨,滿懷期待的瞅住他。


  「南方大地的男人可以娶五個妻子,王兄也有三個妻子,你只有一個,所以我們還是可以結婚的。」她退讓一步了!這總該可以了吧?


  看吧,就猜到這女人會這麼說!


  絲朵兒正想橫雅洛藍一眼,誰知眼珠子才剛動,人已被雅洛藍擄去,密無半絲縫隙的貼在他身側。


  「很抱歉,我的家族有個規矩,只允許娶一個老婆。」


  梅麗妲看也沒看絲朵兒一眼。「你可以休離她,再跟我結婚。」


  雅洛藍閉閉眼,「我為什麼要休離朵兒,再和你結婚?」他一邊問,一邊衡量自己的忍耐界線。


  「因為她只是一個粗野的女蘿戰士,睡過的男人比沙漠裏的黃沙更多;而我是純潔的公主,你是勇敢的英雄,」梅麗妲漾起純真的笑靨。「公主配英雄,這才是最完美的結合呀!」


  手裏還抱著剛出生的嬰兒,她哪裏純潔了?


  「公主,我絕不可能休離朵兒!」


  「但你想要這個孩子不是嗎?」梅麗妲說,笑靨愈加美麗。「所以,請休離她和我結婚,如果你真想要這個孩子的話。」


  威脅他?


  雅洛藍吁了口氣。「公主,你知道我為什麼叫這個孩子是禍胎嗎?」


  梅麗妲搖頭。「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這可乾脆!


  「就算你不想知道,我也得告訴你,這孩子是基納魔神再世,即使你沒有親身經歷,也該聽說過當年基納魔神為這世界帶來一場多大的浩劫,為免浩劫再起,我必須除去這個孩子,你明白了嗎?」


  「那不關我的事,我只想知道,你願不願意休離她和我結婚?」


  不敢相信,這女人到底哪裏不對了,為什麼一定要硬賴上他?


  雅洛藍下顎緊繃,拚命警告自己別衝動,雖然他真正想做的是連續甩幾巴掌過去,好讓她清醒一點,別在那裏一廂情願了,但為了讓她心甘情願的把孩子交給他處理,他不能不耐下性子跟她磨。


  可恨啊,為什麼他非得做這種事不可?


  他深吸一口氣。「公主,這孩子只要過一百零一天就會長大了,一旦他成人,這個世界,包括你的國家、你的人民都會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你忍心嗎?」


  「那是我王兄的問題。」


  撇得真乾淨!


  「為了野心,列坦尼情願掀起連場戰禍,終有一天他也會被鏟除,到時候公主又該怎麼辦?」


  梅麗妲似乎從沒想過這個問題,驚訝地連連眨了好幾下眼。


  「不……不可能會有這種事,王兄很厲害的!沒有人傷害得了他!」


  「我能!」


  梅麗妲兩眼睜圓了,吃驚的瞪住雅洛藍。「你……你也要殺我王兄?」


  雅洛藍堅定的點點頭。「我不能不殺他!」


  梅麗妲連嘴巴也張開了,好半天都反應不過來,然後……


  「好吧,如果你非殺王兄不可,只要你和我結婚,我會幫你。」


  在場的人差點集體昏倒。


  這個女人真的有哪裏不對了,孩子是被強暴而孕育,又是個怪胎,所以她不在意孩子是生是死,這還說得過去,但她自己的親哥哥,從小一起長大,她竟也能眼都不眨一下的馬上決定要背叛他,甚至還要幫人家殺死他,這簡直……簡直……


  恐怖!


  雅洛藍啼笑皆非的捂著額頭嘆氣,終於決定這個女人是無法溝通的,因為兩國語言不同。


  「公主,隨你吧,你高興把孩子交給誰就交給誰,隨便你。」他的語氣是不耐煩的、厭惡的,因為不需要再跟她窮耗下去了。「不過我必須先警告你,如果你打算把孩子交給巫女,惡果你得自己承擔,當你在受苦的時候,不會有任何人來幫助你,而且你所渴望擁有的也永遠都得不到,這將是你的報應!」


  這種可怕的威嚇任誰聽到誰都會被嚇到,至少也要稍微躊躇一下下,不料梅麗妲根本不在乎,因為……


  「不,我不會受到任何報應,因為錯不在我,在你,」她很嚴肅的把責任推還給雅洛藍。「是你不肯和我結婚,我才不得不把孩子交給巫女,倘若有報應,也是報應在你身上。」


  她不得不?


  雅洛藍不可思議的盯住她片刻,猛然轉身離開,連面對她都覺得受不了,怒火瀕臨爆炸邊緣。


  怪的是,絲朵兒反而不生氣,望著梅麗妲,她的眼神是憐憫的。


  這位高貴的公主太單純了,單純得連最簡單的思考邏輯都沒有,只懂得用自己幼稚的想法來考量,這實在不能怪她,只能怪造就她這種個性的環境,可悲的是,後果要她自己承擔。


  見雅洛藍轉身避開她,梅麗妲似乎很意外,猶豫一下,她也轉身走向巫女,一步一回頭,好像在等待雅洛藍叫住她,但雅洛藍沒有,直到她來到巫女面前,雅洛藍始終背對著她。


  他看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