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一章

  精靈王。  


  巫馬王?  


  這傢伙,我可以殺了他吧?  


  不可以。  


  為什麼?他跟你勾搭上了,你捨不得?  


  巫馬王,請你別害我被光之女神罰跪!  


  不然是為什麼?  


  罪之獄神尚未從天界回來。  


  精靈王,麻煩你,罪之獄神回來後,請你轉告他,下回他再這麼慢吞吞的,小心我趁他不在去強姦他老婆!  


  他有三十七個老婆,請問巫馬王打算強姦哪一個?  


  三十七……咳咳,你有何提議?  


  除了罪之獄神的大老婆之外,其他都可以。  


  為什麼只有她不可以?  


  因為罪之獄神的大老婆是我妹妹,我可沒興趣做你的大舅子!  


  好,那我就挑她,屆時就請多多指教啦,精靈王,未來的大舅子!  


  ……  


  聽不到精靈王的回應,雅洛藍險些爆笑出來,頭一遭說到精靈王回不出話來,真想擺桌宴客,大肆慶祝一下,不過時間不對、地點也不對,他只好忍耐下來。  


  緊伴在他身側的絲朵兒奇怪的瞥他一眼,不知道他一個人在那邊高興什麼,前一刻還一本正經,現在嘴都笑歪了;不過分立兩旁的巫馬王特衛隊正副隊長西麥和索克一點反應也沒有,好像根本沒察覺到他們偉大的巫馬王腦筋有點脫線。  


  再過去是神官、唐恩和妮貝拉,他們正在小聲說話,也沒注意到雅洛藍的異樣,後面是巫馬王特衛隊,七十二人全員到齊,還有三十六位黑武士負責押解蘿蘭王妃、梅麗妲公主和茜亞公主。  


  除了蘿蘭王妃之外,兩位公主都緊盯住海面上那艘駛往沙灘而來的戰船 ── 船桅上飄揚著托拿特的徽幟,面露不安之色。  


  「等一下,巫馬王,你不是要把我交給托拿特吧?」茜亞忐忑地問。  


  「巫馬王?」梅麗妲疑惑地在神官和唐恩之間來回看。「巫馬王也來了嗎?」


  「雅洛藍就是巫馬王啦!」茜亞不耐煩的解釋,再叫過去,「喂,巫馬王,先說好喔,我不會跟托拿特走的喔!」 


  對於她的聲明,雅洛藍宛如沒聽見似的理也不理,而梅麗妲則一整個呆住了。  


  「雅洛藍就是巫馬王?」她喃喃道,一臉震驚,小嘴兒不可思議的微張,但不過片刻後,她的表情又轉變了,喜色滿面,眼神矇矓。「巫馬王與梅麗妲公主,多麼相配啊,我們果然是天生的一對,如此一來,王兄應該不會反對了吧?」


  又在自我陶醉了。  


  「你們兩個少在那邊作白日夢了!」妮貝拉嗤之以鼻的斜著眼看她們。「待會兒雅洛藍就會把你們交給托拿特,然後你們就再也見不到雅洛藍了!」


  「托拿特?」茜亞與梅麗妲同聲抽氣,又同聲驚叫,「不!」


  「不?」妮貝拉幸災樂禍的哈哈大笑。「恐怕由不得你們!」


  由不得她們?  


  不,她們怎能容許那種事發生!  


  茜亞與梅麗妲相對一眼,驀而同時拔腿,企圖奔向雅洛藍,可是她們連半步都還沒跑出去,才剛出現動作,看守她們的黑武士便銅墻鐵壁似的團團包圍上來,使她們猶如籠中鳥般的動彈不得。  


  「不!不!巫馬王,你不能把我交給托拿特,我絕不跟他走!」茜亞氣急敗壞的尖叫,一邊狂怒的掄拳捶打擋住她去路的黑武士。「滾開!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北方大地的茜亞公主,你們竟敢對我如此無禮!滾開!還不快滾開!」


  派頭十足,威風凜凜,茜亞確實將公主的尊貴架式發揮到了極致,但很不幸的,沒半個黑武士將她看在眼裏,她飆她的狂風怒火,他們老神在在,風雨都不怕,連臉上的表情都沒有掀動半分。  


  在他們心目中,唯有巫馬王才是至高無上的,也只有巫馬王的命令才能驅使他們。  


  而梅麗妲恰好相反,如果說茜亞是火,她就是水,一攤禍害千年的禍水。  


  「不,巫馬王,你不能那樣對待我,」她驚恐得嗚嗚咽咽。「你明明知道托拿特對我做了什麼,怎可如此殘忍把我交給他?不,不會的,巫馬王不會如此冷酷無情,不會的!不會的!」 


  那副我見猶憐的嬌弱模樣,連女人見了都會心疼,再搭配上悲愴又哀怨的哭音,賺上幾池熱淚絕對沒問題,一汪海洋也不會太困難。  


  不過就算她真的融化到地上去變成一攤血水,結果還是相同的,這招向來是打遍南方大地無敵手,誰碰上誰認輸,五體投地徹底投降的絕招;一旦遇上西方大地的人就撞上鐵板了。  


  對於她爐火純青的表演,不但雅洛藍連稍微轉動一下瞳眸,用眼角瞟她一下的興趣都沒有,周圍的黑武士們也都無動於衷,毫無反應。  


  「看好她們三個!」


  「是!」


  西麥和索克齊聲應喏,回頭向特衛隊與黑武士們揮舉了一個謹慎戒備的手勢,而後嚴陣以待。  


  因為,戰船已拋下鐵錨,另下一隻小船劃向沙灘而來。  


  茜亞更憤怒的尖叫,梅麗妲的模樣加倍悲慘,但雅洛藍毫不理會,逕自盯住小船上的人。  


  托拿特,金魔,他終於來了!  


  ********


  「慢著,他就是托拿特王?」


  絲朵兒兩眼直勾勾的瞪住剛步下小船的人,難以相信,雖然她只見過一回托拿特,但記得格外清楚 ── 因為她從沒見過那樣靦腆害羞的大男人,絕不是眼前這個滿身戾氣、青眼邪惡,再補上一對獠牙就可以正式改名為惡魔的傢伙。  


  「不,現在你看見的是金魔。」雅洛藍慢條斯理的說。  


  「金魔?」


  「是的,一個嗜好殺戮的邪神,此刻,他最想殺戮的目標就是我。」


  絲朵兒屏息了一下,旋即橫跨一步移身至雅洛藍前方,擺明了她現在好無聊,想嘗嘗客串盾牌的滋味;雅洛藍不禁露齒而笑,不但沒有拒絕她的保護,反而喜滋滋的探出雙臂自後面圈住她纖細的腰肢。  


  不知何時才能讓她的腰肢變粗呢?  


  忽地,絲朵兒全身緊繃,雅洛藍緩緩舉起眸子朝前望,托拿特已來至他們前方三尺處,那雙陰森森的青瞳先往梅麗妲那兒飛去一眼,再拉回來徐徐掃過唐恩、神官,最後定在雅洛藍臉上,青光冷酷的閃爍了一下,而後才往下看絲朵兒。  


  雅洛藍是以女蘿族絲朵兒的名義向托拿特要求交換人質的。  


  「是你要求交換人質?」


  「是。」


  「好,我同意,可是……」陰惻惻的目光又回到雅洛藍臉上。「你可以用王妃和兩位公主換回五十八位女蘿族戰士,但你的姐姐瑪荷瑞,她必須用你的禁臠來交換!」


  「不可能!」絲朵兒不假思索的斷然回絕。「我沒有禁臠!」


  「你沒有禁臠?」托拿特揚了一下眉。「那麼你身後那位又是誰?」


  「我的丈夫。」


  「你的丈夫?」托拿特又挑了挑眉。「原來你們結婚了,不過這也不會有什麼不同,你仍然必須用你的丈夫來交換你的姐姐,我相信對女蘿族而言,女人比男人的價值重要多了。」


  「不可能!」還是同一句斬釘截鐵的回答。  


  「為什麼?」 


  「首先,你們男人大可以拿誓言當玩笑話,但我們女蘿族人的每一句誓言都是要以生命去實現的!」絲朵兒驕傲的揚起下巴。「無論他是男人或女人,既然我在結婚之時已立下保護他的誓言,我就不會讓他置身於險境……


  「女蘿族人果然比男人更有尊嚴,但你的姐姐呢?」托拿特語帶嘲諷,半威嚇地問:「你就不在乎你姐姐了嗎?」


  「此外,」彷彿沒聽見托拿特的威脅似的,絲朵兒自顧自往下說。「即使我同意用我的丈夫交換我的姐姐回來,恐怕其他人也不會同意,我一個人可拚不過其他所有人!」


  托拿特的視線又飛向唐恩和神官那邊。「因為你的丈夫是西方大地的人嗎?」


  絲朵兒翻了翻眼。「他可不僅僅是西方大地的人而已,你沒注意到我身後那些武士嗎?」


  「注意到了,西方大地的黑武士,聽說水王是你伯父,那又如何?」


  絲朵兒很誇張的嘆了口氣。「不,你根本沒仔細看,黑武士是暗灰色盔甲,但他們是……


  「黑色盔甲!」托拿特注意到了,聲音也有點不一樣了。「風王的特衛隊?」


  喔,天,這傢伙真是有夠遲鈍!  


  絲朵兒有點不耐煩了。「腰帶!腰帶!請注意他們的腰帶,他們的腰帶才是重點!」


  聞言,托拿特的目光馬上移到那些武士的腰帶上,然後,呼吸靜止了。  


  眾所周知,風王的特衛隊是從頭到腳一身黑,而眼前的武士們雖然也是一身黑,腰帶卻是銀色的,披風和腰帶扣環兩側還有特殊的徽章。  


  巫馬王的徽章。  


  「巫……巫馬王的特衛隊?」托拿特青眼圓睜,語氣很明顯的變調了,隱隱約約流露出一絲畏懼。「巫馬王也來了?」


  絲朵兒沒有做任何回答,只把大拇指往後一比;雅洛藍嘻嘻一笑,也用大拇指比了比自己;托拿特先是一怔,繼而駭異的瞪凸了眼,無論如何也料不到他一心想除去的人就是巫馬王本尊。  


  現在,他終於相信梅麗妲所說的話了,因為他殺不死巫馬王!  


  更糟糕的是,巫馬王雖然也殺不死金魔,卻有能力封印住金魔的魔力,然後把他和水魔、土魔、木魔一起關在禁魔島上養蚊子、餵跳蚤……  


  想到這裏,托拿特不覺打了個寒顫,衝口而出,「現在就交換吧!」


  絲朵兒歪著腦袋,又指了指身後的雅洛藍。「包括他?」


  托拿特下顎繃了一下,「不用。」咬牙切齒的回答。  


  絲朵兒點點頭。「另外,請你們的戰船退回雪月島以東。」


  托拿特幾乎把牙齒咬斷。「好。」


  既然不用雅洛藍摻一卡,事情就好辦了。  


  沒有多久,雙方人質便順利交換完畢,眼看著托拿特強行押著又尖叫、又哭鬧的茜亞和梅麗妲匆匆上船離去,那背影竟透著一股逃難的味道,好像被狗追的貓,連回頭多看一眼都不敢。  


  絲朵兒不禁有點困惑。「奇怪了,來的時候氣勢洶洶,現在卻跑得跟飛一樣,是怎樣?」


  雅洛藍莞爾。「算他聰明!」


  絲朵兒回眸。「聰明什麼?」


  她一回過頭來,雅洛藍便乘機親她一下,「如果不是我現在的身體狀況不佳,我會先把金魔的魔力封印起來再說話。」最重要的是,金魔應該已察覺到風魔的氣息,不趕緊落跑才怪。  


  即使是邪神,也沒興趣到煉獄一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