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二章

  幸好,一個多月後,她終於找到正確的藥草,調配出足以在瞬間便毒死一匹馬的毒藥,現在,她終於可以順利除掉搶去雅洛藍的賤人了!


  傍晚,絲朵兒進廚房準備做晚餐,卻發現妮貝拉在煮湯。


  「你在做什麼?」


  「煮甜湯啊,雅洛藍最喜歡了!」妮貝拉綻開滿臉純真的笑容。「剛好,來幫我嚐嚐味道,看是不是太甜了?」


  由於最近一個多月來,妮貝拉不時跑到廚房來「忙碌」,雖然也沒見她展現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成果來,多半是成果不佳,驚不了天也動不了地,不好意思拿出來害人拉肚子。


  不過現在她敢拿出來「獻醜」了,是終於成功了嗎?


  「雅洛藍不喜歡太甜的。」絲朵兒順手接過來妮貝拉遞給她的碗。


  「但我喜歡甜一點,」妮貝拉可愛的吐了一下舌頭。「所以才要你幫我嚐嚐看嘛!」


  「應該叫雅洛藍自己嚐嚐看最準!」


  「我也想啊,但他一直在睡覺,我不想吵醒他嘛!」


  說得也是,睡覺的人最大。


  「好吧,那我先嚐嚐。」


  於是,絲朵兒捧碗就口,那淡綠色的湯汁徐徐流向她雙唇之間;妮貝拉雙眸也隨之緩緩瞇了起來,自眼縫間閃閃發出陰狠的光芒,緊張地盯住絲朵兒,眨也捨不得眨一下。


  一口,只要一口就夠了,然後,絲朵兒除了死,也只有死了!


  之後,她會立刻收拾好一切,沒有人會懷疑到她身上來,因為這種毒藥發作的症狀與心病發作的症狀幾乎一模一樣,不會有人懷疑是中毒,這就是為什麼她一定要調配這種毒藥的原因。


  沒有人會懷疑是中毒。


  後,雅洛藍就是屬於她一個人的了,以後她會牢牢跟住他,再也不會讓任何女人接近他,總有一天,他會娶她的!


  愈想愈美好,妮貝拉忍不住漾出笑容來,可是她的笑容才拉出一半……


  「咦?」不知為何,還沒喝到半滴,絲朵兒就放下碗來。


  妮貝拉的笑容僵在半路上。「為什麼不喝了?快喝呀!」


  絲朵兒看著碗內,表情十分困惑。「我喝不到呀!」


  「喝不到?」妮貝拉喃喃重複,旋即憤怒的斥責,「什麼叫喝不到?」還急躁的捉住絲朵兒的手,硬要把碗湊到她嘴邊強迫她喝。「那我餵你喝好了!」


  注意力依然專注於碗中,絲朵兒漫不經心的推開妮貝拉,雖然幾乎沒有用上半點力量,但嬌生慣養的公主哪比得上身經百戰的女蘿戰士,她輕輕一推,妮貝拉就差點一路退到屋外去了。


  不過妮貝拉一穩住腳步,馬上又上前來企圖強迫絲朵兒,但絲朵兒只伸出一條手臂,妮貝拉就再也無法靠近她了。


  「喝不到的意思就是……」絲朵兒緩緩轉動手中的碗,見碗內的液體分明很順暢的流動著,但剛剛……「它明明就要流進我嘴裏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它就停在那裏不動了,連我的嘴唇都碰不到,我把舌頭伸出去,它居然還退回去了!我說,你煮的究竟是什麼怪湯呀?」


  「哪裏會有那種事,你根本就是不想喝嘛!」妮貝拉又氣又急的大罵。


  怪了,喝不到就喝不到,幹嘛那麼生氣?


  絲朵兒終於感覺到有點不太對勁了。「既然是給雅洛藍喝的,為什麼我一定要喝?」


  妮貝拉窒了一下。「你要先替他嚐嚐味道嘛!」


  真這麼簡單?


  絲朵兒揚著眉兒,把碗放回桌面。「我現在不想替他嚐了,不可以嗎?」


  一聽她說不喝了,妮貝拉不但氣,更急瘋了。「你怎麼可以……


  看來她又想發火了,可惜她的動作太慢,火苗才剛點燃,旁邊就有人澆冷水。


  「既然是煮給我喝的,就讓我來嚐嚐吧!」雅洛藍慢條斯理的踱進廚房裏來,順手就把那碗湯端走。


  相對於雅洛藍的氣定神閒,妮貝拉瞬間臉發綠 —— 就跟她煮的湯一樣綠。


  「不!你不能喝!」連尖叫聲都變調了,驚慌失措的拼命要把碗搶回來,但雅洛藍只用一隻手就把她擋在千山之外,不要說碗,她連他的身體都碰不著。「不!你不能喝,千萬不能喝呀!」


  「胡說,既然是煮給我喝的,我不但能喝,而且一定要喝!」話落,雅洛藍以碗就口……


  「不,不要喝,有毒呀!」


  眼看他就要喝下那碗湯了,再也顧不得其他,妮貝拉驚駭的失聲尖叫出實話,絲朵兒駭然色變,雅洛藍卻反而笑了。


  「是嗎?」


  「真的,我沒騙你,真的有毒呀!」


  「怎會?這明明是你親手煮的甜湯不是嗎?」


  「是我煮的,也是我放的毒,但我是要給絲朵兒喝的,不是你呀!」見雅洛藍似乎不信,妮貝拉氣急敗壞的解釋,就怕他真的不信而喝下那碗湯。


  很好,他就是要她親口承認。


  「原來如此。」雅洛藍淡淡一哂,卻仍舊一飲而盡,湯碗放回原位,橫手背抹去唇畔的湯漬,「嗯嗯,真的太甜了!」他評論道,見妮貝拉驚懼得臉都變形了,他又笑了。「我不怕毒。」


  他的語氣透著安慰,也很輕柔,然而話聲甫落,表情就刷一下變了樣,陰森森的,還帶著冷酷的黑氣,聲調也轉沉了,令人不寒而慄。


  「為什麼要這麼做?」


  面對雅洛藍瞬間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還有森冷的質問,妮貝拉駭然張著嘴,說不出半句辯解的言詞。


  「你以為害死朵兒,我就會變成你的了嗎?」雅洛藍嘲諷的冷哼。「幼稚!」


  妮貝拉抽著寒氣,依舊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即便你是我的親妹妹,倘若朵兒真被你害死了,我也會親手殺了你!」雅洛藍毫不容情的說,旋即揚聲大吼,「索克!」


  索克迅速出現。「索克在!」


  雅洛藍一把捉住妮貝拉的手腕,堅定的推向索克。


  「從此刻開始,妮貝拉不再是公主,而是意圖謀害巫馬后的犯人,我把她交給你,你親自把她送回去交給風王妃,親眼看著她被監禁起來,如果半途又被她逃掉了,你就不用再回來見我!」


  監禁?


  「不!」妮貝拉尖叫。「雅洛藍,你不能這樣對我,我愛你呀,我真的好愛你呀……


  既然妮貝拉不再是公主,索克就不用客氣了,兩隻蒲扇般的大手一抓,三不管硬拖又拉的把人拽出去,淒厲的尖叫一聲接一聲,幾乎沒有間斷,如果不是愈來愈遠去,耳膜真有點受不了考驗。


  「應該叫索克先把她的嘴巴封起來才對!」雅洛藍喃喃道。


  絲朵兒看看那隻空碗,再看看妮貝拉被拽出去的廚房後門,最後看回雅洛藍。


  「你早就知道會有這種事發生?」語氣不太對頭。


  「知道。」雅洛藍沒有否認。「不過你放心,你絕不會有任何危險,精靈王會保護你的。」


  這不是她在意的事,女蘿族戰士是不能懼怕危險的。她在意的是……


  「為什麼不早告訴我?」


  「因為……」雅洛藍輕輕嘆息。「我一直希望她最後會放棄這種做法,她這麼做,嘉肯和塔莎都會很傷心,雖然不是親生的孩子,但他們真的很疼愛妮貝拉。」


  絲朵兒無言默然了片刻。


  「你不會關她一輩子吧?」


  「不會,等戰爭結束後就會放她出來。」


  「那她……


  「戰爭結束後,巫馬王不會回到西方大地……」雅洛藍探臂摟過她來。「我會留在聖湖之地,做絲朵兒的丈夫。」


  絲朵兒偎在他胸前,仰起臉兒,「禁臠!」嚴肅的大聲糾正。


  雅洛藍咧咧嘴,「是是是,禁臠,禁臠!」表情是無可奈何的,心裏卻笑得差點嗆到。


  過去的絲朵兒極少表現得如此溫馴,但最近,只要他一抱住她,不,連抱住都不需要,只要用手臂圈住她,她就會自然而然的依偎在他身上,總是讓他有種奇妙的錯覺,彷彿安亞已經回來了……


  不,她的心已經回來了,再不久,她的記憶也會回來,然後他就可以……


  正當雅洛藍涎著口水陶醉在愉快的美夢中之際,原本乖乖依偎在他懷裏的絲朵兒驀然挺直身,兩眼瞠大,自廚房窗戶望出去,旋即用力掙脫雅洛藍的懷抱,自廚房後門跑走,一邊拉開嗓門大叫。


  「等等,西麥,等等!」


  雅洛藍低頭望著空蕩蕩的懷抱,愕然傻眼,繼而咬牙切齒。


  可惡的西麥,什麼風景,什麼時候不好出現,偏偏選這時候出現,真不識相,哼,再來一次就調他回去清理豬圈!


  他懊惱的喃喃詛咒,並隨後追上去,然後一頭撞上絲朵兒,這才發現絲朵兒已停住,於是歪著身子探頭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見絲朵兒擋在西麥正前方,兩眼直勾勾的盯住西麥懷裏那團蠕動的小東西。


  「那是什麼?」


  「小狐狸。」西麥舉起懷裏的小動物,閃閃發亮的銀毛,還有一雙烏溜溜的圓眸,可憐兮兮的瞅著絲朵兒。「我們在妮貝拉公主屋後發現許多小動物屍體 —— 被毒死的,還有幾隻活的小動物在她房裏,我們全數放生了,除了這隻小狐狸不知為何就是不肯走。」


  「因為牠還小吧!」絲朵兒低喃,自西麥手裏接收過來那隻比貓咪大不了多少的小動物,憐愛的護在懷裏。「現在要找到母狐狸可能不容易了,牠自己也沒辦法活下去,還是我來養牠吧!」


  「你要養牠?」雅洛藍十分吃驚,因為女蘿族除了肉食動物之外,從不寵養小動物。難不成……「我不知道女蘿族也吃狐狸肉!」話剛說完,後腦勺就被 K 了一拳。


  「誰敢吃牠,我就先宰了他!」絲朵兒揮舞著拳頭,發出憤怒的警告。


  「那你幹嘛養牠嘛?」雅洛藍委屈的揉著後腦勺,疑惑的盯住她懷裏的小狐狸打量,忽地,銀眸掠過一絲異樣神采,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因為……」絲朵兒並沒有注意到他的異常,兀自收回拳頭,溫柔的撫挲小狐狸毛茸茸的銀鬃,「聖湖之地的銀狐都是灰白色的,這還是我頭一次見到如此純粹的銀毛,不是白也不是灰,是真正的銀色,就好像……」眼角瞥他一下。「你的眼睛,在陽光下總是能閃耀出那樣璀璨的銀芒,好美!」


  聞一言,雅洛藍的嘴又咧開了,「是嗎?」像個白癡一樣傻笑。「既然你喜歡,那就養吧!」


  絲朵兒橫他一眼,「就算你不高興,我也要養!」語畢,轉身回屋裏去。


  雅洛藍亦步亦趨的緊跟在後,「哪有?誰說我不高興了?你想做什麼我都很高興啊!」哈巴狗又開始搖尾巴了。


  「最好沒有!」絲朵兒小心翼翼的把小狐狸放在餐桌上,果然牠動也不動的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