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三章

  該死!


  看來魘魔之地有什麼「遊戲」正在等待他加入。


  不過,如果這就是第三次考驗,他倒是迫不及待要參與,只要再品嘗一次痛苦的滋味,絲朵兒就可以恢復安亞的記憶了,那種結果,他渴望許久了,雖然辛苦,但他甘之若飴。


  「在想什麼?」


  船首,雅洛藍負手卓立,黑髮迎著海風飛揚,難得收起嬉皮笑臉,異乎尋常的肅穆,隱隱一股懾人的氣勢,是瀟灑的,也是沉穩;是凜然的,也是邪魅的,身後冷不防傳來神官的聲音,他也沒有被嚇到,依然保持眼簾半闔的思考狀態。


  這時候的他,巫馬王的架式十足,還真不是唬人的。


  「該如何處理那七隻怪物呢?」他喃喃自語,好像在問自己,也好像是在回答神官。


  「使用風魔的力量毀滅他們呀!」


  「你是說像毀滅基納魔神那樣,讓牠們有重新聚集魔力的機會,再過二、三十年後,又給我們找一次麻煩?」


  神官呆了一下,繼而皺眉。「這點我倒沒有考慮到。」


  雅洛藍輕吁一口氣。「畢竟是大神的魔力,不是那麼容易淨化的。」


  「那該怎麼辦?」


  「看來……」雅洛藍低喃。「只能直接把它們送入煉獄。」


  「煉獄?」神官驚呼。「你能進入煉獄?」


  「不能。除非……」雅洛藍揚起下巴,仰望天空。「天馬送我進去。」


  「天馬?」神官想了一下,驚容驟現。「你是說第一代巫馬王的巫馬?但第一代巫馬王去世後,牠就不曾再出現過了呀!」


  「廢話,那又不是第一代巫馬王的馬,是他向天界借來的天馬,而且是帝神的禦馬之一,他一死,天馬自然回天界去了。之後的歷任巫馬王都不知道該如何向天界借馬,也沒有那種需要,所以巫馬就不再出現了。」


  「你知道如何向天界借天馬?」


  「不,我不用借,因為……」雅洛藍勾起一彎頑皮的笑,眼神斜斜的飛向身側的神官,得意的眨了眨。「風魔出世後不久,帝神就把天馬賜給風魔了,我要用,隨便召喚一下就行囉!」


  隨便召喚一下?


  是說吹個口哨什麼的嗎?


  「所以你打算召喚天馬,在你擒獲那七隻怪物之後,直接把你和怪物一起送入煉獄?」


  「是有這種打算,可是……」話說一半,停住了。


  神官深深嘆氣。「雅洛藍,算我求你,不要老是話講一半,一口氣說完可不可以?」


  雅洛藍失笑。「神官,你何時變得這般缺乏耐性了?」


  「打從你會說話開始!」神官喃喃道。


  「好好好,我一口氣說完,但是你也不能插嘴!」可憐老人家,他就說快一點。


  望著雅洛藍,神官閉緊嘴巴不吭聲,像極了擔心一開口就分不到糖果的小鬼。


  雅洛藍忍俊不住又笑出聲來。「真乖!」


  神官兩眼一瞪,雙手伸出,目標:雅洛藍的頸子;雅洛藍嗆笑一下,忙舉雙手投降。


  「好、好,我說、我說!」他硬吞回笑意。「我是想,倘若能夠直接把怪物送入煉獄禁錮,那應該是最妥當的做法,但此刻罪之獄神並不在煉獄裏,他上天界去了,煉獄之中沒有人制得住那七隻怪物,也沒有人能夠阻止夜之女神再度潛入救走那七隻怪物,除非……」又講一半停住了。


  他沉思片刻,忽對神官擺出噤聲的手勢,然後闔上雙眼。


  精靈王。


  巫馬王?


  麻煩你去找罪之獄神,請他允許我動用他的萬罪之鎖。


  好,我、立刻去問,馬上回來,應該沒問題。


  慢著,請問你的立刻、馬上是多久?


  瞬間。


  多麼瞬間?


  以天界而言,眨幾下眼時間吧!


  媽的狗屎,我是人類,你少跟我扯上天界行不行?


  好吧,以人界而言,眨一萬次眼時間。


  見鬼,等我眨完一萬次眼,我的眼珠子也掉出來了!


  不用擔心,我會再幫你裝回去,倘若你希望的話,我還可以幫你換一雙全新的,顏色任選,大小隨你挑,保證比原來的更好用,而且三年內免費維修喔!


  雅洛藍啼笑皆非的睜開雙眸,第 N 萬次發誓,等這件事過去之後,一定要找機會和精靈王單挑。


  「行了,在我們到達魘魔之地之前,精靈王應該會給我答覆。只要罪之獄神同意讓我動用他的萬罪之鎖,不管罪之獄神在不在煉獄,我都可以直接把那七隻怪物送入煉獄中禁錮起來了。」


  還有列坦尼和托拿特,最好不要讓他碰上,不然他也會直接把他們送進煉獄去對號入座。


  「那夜之女神呢?」神官又問。


  「那位任性的女神?」雅洛藍無奈的聳聳肩。「暫時拿她沒轍,得等候帝神的決定,我才能夠按照帝神的意思來處理。」


  神官猶豫一下。「倘若罪之獄神不同意讓你動用萬罪之鎖呢?」


  雅洛藍哈哈一笑,表情滑稽。「那可就有得玩囉!」


  這麼嚴重的事情,雅洛藍竟然說得如此吊兒郎當、滿不在乎,好像那種事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他只是無聊的旁觀者而已,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不痛不癢,神官見了不由火上心頭,刷一下老臉拉得又臭又長,又想訓斥人了。


  不管是狄修斯或雅洛藍,風王或巫馬王,全都是他從小養到大的小鬼,他都有權利唸到小鬼抓狂爆走。


  「你這……


  「吃飯了!」幸好,絲朵兒及時出現,恰好讓雅洛藍躲過一劫。


  雅洛藍咻一下就從神官眼前消失,下一秒就見他彎腰駝背的自絲朵兒肩後探出一雙一閃一閃亮晶晶的銀眸,笑嘻嘻的眨巴著。


  「神官,吃飯囉!」


  見神官氣得臉發黑,絲朵兒狐疑的回頭望。「你又搞什麼鬼了?」


  雅洛藍吐吐舌頭。「沒有啊,神官肚子餓的時候脾氣都不太好嘛!」


  「真的嗎?」肚子餓,臉就黑成那樣?那心情不好不就要殺人了!


  「真的!真的!」雅洛藍卯起來頭點個不停。「比珍珠還真!」


  「最好是!」絲朵兒半信半疑的又看回神官。「神官,有你最愛吃的燉肉喔,我們快去吃吧,吃飽了你就……


  話還沒說完,人已被拖走了,拖走她的正是那個點燃火苗就想蹺頭的傢伙。


  「走了啦,朵兒,」快溜、快溜,先離開戰場再說!「我好餓,先……


  砰!


  話說一半,嘴巴還半張著,雅洛藍整個人就轟轟烈烈的趴到甲板上去了,扁扁的一片,好像鋪在大廳地上的老虎皮,雖然沒有毛,但四腳全貼平了,姿勢百分之百的正確。


  看來一定很痛,搞不好牙齒都掉光了,因為過了好片晌之後,他才侵吞吞的抬起鼻子,歪著一邊的臉,面無表情的徐徐環顧四周。


  所有的船員、黑武士們都背對著他,假裝沒看見,但肩膀都在抽筋,好像羊癲瘋發作;至於絲朵兒,她也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因為她笑得太厲害,聲音都卡在喉嚨來不及發出來:神官最沒禮貌,直接衝著他的臉爆笑,明明相隔好一段距離,口水居然還能噴射到他臉上來。


  最後,他的視線定在絲朵兒腳後,那兒有一雙乞憐的、求饒的、溼漉漉的黑眸,可憐兮兮的對著他眨巴個不停。


  找到了,罪魁禍首!


  「銀妞!」他咆哮,那對眼珠子一晃不見,「可惡的畜生,早就警告過你不准纏在我腳邊打轉,你你你……」他憤怒的跳起來。「今天我非扒下你的皮來做圍巾不可!」


  接下來,只見英明偉大的巫馬王追著一隻小小的銀狐狸在戰船上四處亂鑽,從船頭跑到船尾,再從甲板上竄入船艙底下,又從船艙溜上甲板……


  不知道結果是銀妞被扒皮,還是巫馬王被扒皮呢?


  ********


  望眼看去高高低低俱是一片焦黑,沒有樹木也沒有花草,不是岩石也不是土壤,只是一塊什麼也不是的陸地,這就是魘魔之地。


  「闇月、瞑星已經到了?」


  「是,她們到達後不久,那七隻怪物便長出翅膀來,她們立刻聯手施力鞏固原先精靈王所設下的結界,以防被它們飛出魘魔之地。」


  「黑武士呢?」


  「全數退回船上,但仍防守在魘魔之地沿海四周。」


  一模一樣的姿勢,雅洛藍再度負手佇立於船首,微瞇著銀眸眺望那一片焦黑的陸地,身後是西麥在做報告,絲朵兒與神官、唐恩分立兩旁,銀妞雖然沒有被扒皮,卻被特衛隊員抱住,不允許牠再闖禍。


  這是嚴肅的時刻,巫馬王可不能再跌趴在地上耍白癡了。


  巫馬王。


  精靈王,你終於回來了,恰好及時,結果如何?


  如我所言,沒問題,罪之獄神,立刻同意了。


  不同意也不行,不然他就馬上給我滾回煉獄去呀!


  他還不能回去。


  幹嘛,帝神還在碎碎唸?


  咳,咳,我想說是叮嚀比較合適。


  唸就唸,說那麼好聽幹嘛?


  是叮嚀!


  好好好,叮嚀就叮嚀。現在,請再告訴我,夜之女神,帝神究竟打算如何?


  夜之女神的問題,神后和風母仍在討論。


  神后和風母?扯上她們幹嘛?


  夜之女神是神后和風母的妹妹。


  對喔,我忘了!好吧,她們還要討論多久?


  不知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