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四章

  「聽說它們的名字叫怪物。」


  其實雅洛藍也不算是欺騙神官,七隻和一大群相比,本來就算不上什麼,不過若是比起外表的恐怖,這七隻怪物簡直可以說是超凡脫俗、登峰造極、天下第一的霹靂無敵醜陋!


  不要說是人,說是怪物也太抬舉它們了,那根本只是七團腐壞了的爛肉,沒有皮,只有腐肉,分不清哪裏是身體、哪裏是頭,更別提到底有沒有五官。


  有的只是一隻眼 —— 長在肚子上,又有的身上到處都是眼睛;有的只有單手單腳 —— 如果那可以算是手腳的話,又有的像烏賊一樣十幾隻手腳;有的全身上下只有一張大嘴,又有的好像果凍一樣融成一團。


  總之,畸形怪樣、稀奇古怪,別說正常,連正常的邊也沾不上。


  更惡心的是,每一隻怪物全身都佈滿了黏稠稠的墨綠色濃汁,一陣陣無法形容的惡臭隨風飄來,他們忍耐又忍耐,好不容易才忍住卯起來吐到死的衝動,但是那種惡心欲嘔的感覺還是卡在喉嚨,驅之不去。


  「好臭!」絲朵兒喃喃道,兩根手指頭緊緊掐住鼻子。


  「這不只是單純的臭!」神官早就用布巾蒙住下半張臉。


  「對,這麼臭一定有陰謀!」雅洛藍也用手掌捂住了鼻子。


  靜默一晌,三人互覷一眼,隨即很有默契的同時轉過身去,傾身把早上吃的餐食全數貢獻出來滋養大地。


  再忍耐下去對身體太不健康了!


  好片刻後,三人方才抹抹嘴,若無其事的轉回來,繼續打量那七隻怪物,眼看它們反復不斷奮力揮動翅膀往上飛竄,但總是到達一個定點高度就撞上無形的障礙而掉落下來,搞不好它們不是天生長那樣,而是活生生摔爛的。


  「它們是白癡嗎?」絲朵兒咕噥。


  「我看是根本沒腦筋!」雅洛藍一本正經的評論。


  話說著,他們的視線又跟著怪物從上往下墜落的勢子刷一下掉到地面上!


  雖然看不見障礙物,但由它們掉下來的猛勢來判斷,它們必定是卯上全力衝刺,一旦墜落,自然也是超高速往下掉,不過眼看它們才剛墜到地面,馬上又英勇無敵的再往上飛去,他們不由謂嘆不已。


  「果然是白癡!」


  「是沒腦筋!」


  「夠了,你們兩個別在這裏搞笑了!」神官咬牙切齒的低叱。「還不快點解決那些怪物,省得夜長夢多,而且它們愈來愈臭了,再呆下去,我會連昨天吃的晚餐也吐……咦?」


  活像沒頭蒼蠅似的拼命往上飛竄的怪物們,毫無預警的突然靜止下來了,而且不約而同眺空望著同一個方向。


  雅洛藍神情一凜。「該死!」


  神官疑惑地望著怪物。「奇怪,它們似乎不打算離開了呢!」


  絲朵兒點頭同意。「沒錯,它們現在好像是在等待什麼。」


  雅洛藍自絲朵兒手中取來他的巨劍。「等待基納魔神。」


  神官倒抽冷氣,表情扭曲了。「天!他也來了?」


  「沒錯,來了,夜之女神帶他來了!」鏘一聲抽出巨劍,雅洛藍再把劍鞘還給絲朵兒。「幸好我事先在百里外設下結界 —— 利用她的手臂,那起碼能阻止她一段時間……


  「天黑之前?」


  「不,那隻手臂應該只能使用一次,我只是姑且試試看能不能再用而已,看來是可以,不過時間相當有限,我也不確定多久,也許很長,也或許十分短暫,如果來得及的話,我希望能夠趁這段時間捉住七隻怪物送入煉獄去。問題是……


  雅洛藍神情凝重的來回看絲朵兒與神官。


  「倘若在我送怪物到煉獄去鎖禁的這段期間內,夜之女神闖過結界趕到這裏來的話……


  用不著說完,絲朵兒和神官都心中有數。


  倘若夜之女神在雅洛藍不在的時候趕到,一見怪物都被捉到煉獄去了,搞不好會一時火起,大開殺戒,到時候誰抵擋得住?


  她嗎?


  絲朵兒不禁咽了口唾沫,請別把這種重責大任交給她,她是來打怪物的,不是來和大神單挑的好不好?


  別說她孬,任何時候她都敢自誇是威猛無匹的英勇戰士,雖不敢說是所向無敵,起碼她沒怕過誰來,但此刻,不用說什麼大話,也不敢逞什麼英雄,烏龜殼也該輪到她來背一背了。


  人家會呼風喚雨、招雷引火,她哪有轍,難不成要她吐口水去澆熄人家的火龍,用鐵劍跟人家的閃電對決?


  人家一道雷就夠劈死她了!


  她不怕死,但倘若要把這責任交給她,毫無疑問她負不起,然後夜之女神就會在殺死她之後順便殺光其他人,既知有這種結果,倒不如一開始就承認自己無能,免得害死其他人。


  說到底,她也只是個平凡的女蘿戰士,一介凡人而已,憑什麼和天界的大神幹架?


  下輩子輪到她做大神時再說吧!


  而神官更是臉黑了大半邊,他只懂得一些微不足道的小法術,哪敢和偉大的大神比大小!


  他還是先認輸吧!


  眼見他們默默無言兩張烏龜臉,雅洛藍差點笑出來。「看來我只能先把怪物捉住,再趕走夜之女神之後,才能把怪物送到煉獄去監禁。」


  「對對對,這才是最好的辦法!」絲朵兒頭一回這麼急著贊同雅洛藍的意見。


  「慢著、慢著,還有精靈王嘛!」神官靈機一動,終於想到還有一個萬能保護罩。「精靈王可以保護所有人呀!」


  唉,這位神官盡責是很盡責,但有時候也真是窩囊!


  「神官,麻煩你先搞清楚一件事,精靈王並不是萬能的。」雅洛藍嘆道。「對手如果是凡人,精靈王確實可以保護到所有人,即使是像金木水火土魔那種次級魔神,精靈王也看不在眼裏,但如果對手是跟他同等級的大神,你大我也大,沒拚過誰也不知道究竟是誰比較厲害。更何況……


  他無奈的聳聳肩。「由當年風魔和基納魔神那場大戰來看就知道,兩神相爭的威力無法避免會波及到四周,對精靈而言,傷害到人界的生物是不被允許的,所以精靈王也不能在人界和夜之女神卯上,在不得已的狀況下,他甚至必須退開,這麼一來,他又如何保護得了大家?」


  原來精靈王也有「肉腳」一下的時候!


  神官呆了一會兒,而後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就這麼決定了,等你趕走夜之女神之後,再把怪物送到煉獄去!」


  真「識相」!


  雅洛藍別過臉去竊笑了一會兒,再若無其事的轉回來。「好,就這麼做吧!」


  精靈王。


  巫馬王?


  這麼做應該沒問題吧?


  精靈王?


  哎呀!有問題呀?


  管他的,有問題就有問題,會如何就會如何,該他承受他就承受,來吧,儘管來吧!


  「你們退遠一些。」


  聞言,絲朵兒與神官立刻退至後方十幾步遠的距離,雅洛藍揮手示意他們再退,於是他們兩人又退了十幾步,雅洛藍這才遙注與他各據三角頂點上的闇月與瞑星,舉起巨劍揮了一下,於是,闇月與瞑星同時將手中的月兔和五星石收回去。


  結界消失了。


  然後,誰也沒料到,幾乎就在結界消失的同一剎那,那七隻看似專注於等候基納魔神的怪物,竟然毫無預警的突然回轉身,不約而同地朝雅洛藍暴衝而來,動作比閃電更快速,雅洛藍連一點準備的機會都沒有,腥膻的怪風便撲面襲來,他不由駭了一大跳。


  這麼有默契,它們事先講好了嗎?


  不過,巫馬王究竟是巫馬王,驚訝也只是一瞬間,瞬間過後他就哈哈大笑著揮劍砍回去了。


  而那幾隻怪物也確實厲害,被巨劍砍到居然毫不在乎,前一刻肚子被橫劫過一劍,下一刻就自動黏合起來,半滴血都沒掉,就好像拿劍砍水一樣,無論怎麼砍也無法真正傷害到它們。


  不過雅洛藍也沒打算要傷害它們,他是要捉拿它們。


  雖然在他的計算之中,倘若有時間做「準備」的話,捉拿它們也只需要眨眼時間,但既然暫時沒有時間準備,只好先跟它們玩玩。


  然而,教人意外的情況可不只這一項。


  當怪物暴衝過來的時候,絲朵兒自然也被嚇到了,幸好在她的身體自動衝向前去「救駕」之前,雅洛藍已威猛無匹的反擊回去,可是她還沒來得及鬆出一口氣,戰士本能便促使她猛然回首,駭然見到自遠方海面上無聲無息捲來一股黑呼呼的怪影,而那股怪影很顯然的目標正是雅洛藍。


  就在這一瞬間,她腦海中驀然又閃現出一幕十分熟悉的景象。


  那位她已在腦海中見過無數次的黑眸少女和雅洛藍在一座火山洞之中,一陣尖銳的呼嘯聲倏自某個黑洞內傳出,呼一下就穿透了雅洛藍胸口,他彷彿被雷擊中似的震顫了一下,隨即踉踉蹌蹌地直退到洞壁……


  ********


  「狄修斯!」少女驚叫著衝到他身邊。


  他臉色青白地捂住胸口,嘴角掛著一絲血跡。


  「該死的大祭師,他又在騙人了,我們又沒有呼喚那傢伙,那傢伙的力量為什麼出得來?」話剛說完,呼嘯聲又起。


  「可惡,又來了!安亞,你快走,他的目標是我,現在你應該走得掉!」


  「為什麼是你?」


  「我怎會知道!」他怒道。「你快……


  話說一半,他又用力推開少女,然後,他再一次被那股怪聲擊中,這回,他吐出一大口血,跌坐到地上;少女慌忙跑過去扶他起來,臉上滿是心痛、焦慮與惶懼。


  「狄修斯,快,叫風魔來召喚風!」


  「不行,這裏的結界太厲害了,不但風魔來不了,我也無法召喚風。」


  「那我們一起走!」


  「不可以,我說過他的目標是我,如果跟我在一起,你也逃不掉的!」


  「不,你不走,我也不走!」少女不顧一切地大叫。


  「該死,我是喜歡聽你說要跟我一起死,可從來沒有打算要真的讓你跟我一起死呀!」他怒吼。


  「那是你的事,無論如何,我要跟你一起……


  少女又被推開了,他又一次被呼嘯聲筆直地透入胸口,而後一口咯出鮮血,跌到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你?!快走!」


  少女淚流滿面地再跑回去將他抱在懷裏。「我們一起走!」


  「你?!走!」嗆咳著,他掙扎地說。


  「不,我一個人絕不走!」少女鐵了心似的抱緊他。


  「求你……快走!」


  「死也不!」


  就在兩人說話間,呼嘯聲再次穿透他的胸口,她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噴泉似的狂湧出鮮血,繼而慢慢闔上眼,手臂無力地垂到地上後就再也不動了。


  「不,狄修斯!」少女哭叫著抱緊了他。


  「醒一醒,狄修斯,我們一起走,沒有你,我哪裏也不去!」她搖著、哭著、叫喊著;但他始終不再動彈,只口裏不斷冒出泊泊的鮮血。


  然後,那駭人的呼嘯聲再起……


  ********


  不要,不要再傷害他了,不要啊!


  剎那間,深沉的恐懼宛如利刃般刺穿了她的心,深深透入她的靈魂之中,使她情不自禁脫口而出尖叫。


  「不,狄修斯!」


  然後,最最令人意外的狀況發生了,就在那名字出口的那一剎那,好像某個無形的開關被打開了似的,所有被遺忘的一切突然一古腦全回到她腦海中了,清清楚楚的每一幕、每一景,每一個字、每一句話,彷彿她從來沒有遺忘過。


  她終於想起來了!


  她是絲朵兒,但也是那個黑眼少女 —— 安亞,黑髮神女,狄修斯的老婆,前任風王妃。


  下一刻,她撲向前,嘴裏大喊著,「狄修斯,後面!」


  因為她的呼喊,雅洛藍震驚的回過頭來,也因此發現了海面上直衝向他而來的那道暗襲,還有絲朵兒正朝他撲過來 —— 為了保護他。


  「不要過來!」


  可是絲朵兒彷彿沒聽見他的叫聲,依然直撲到他身後,打算替他擋下海面上那道暗襲 —— 用一支空劍鞘,在明知抵擋不住的情況下。


  「你這莽撞的女人!」


  雅洛藍氣急敗壞的一把摟住她的腰,右手巨劍依然奮力抵禦怪物的攻擊,但自海面而來的襲擊就顧不了了,特別是在絲朵兒正窩在他懷裏的情形下 —— 那是夜之女神全力一擊,他不敢確定精靈王是否保護得了絲朵兒。


  就算他想躲開,那道攻擊和怪物們也會繼續追上來,除非是用他的背來承受那一擊,原本應該是如此的。可是……


  安亞回來了!


  凝視著懷中女人那雙美麗的黑眸,毫無半絲雜色,烏不溜丟的黑,那熟悉的眼神也深情的回視他,使他幾乎抑不住心中的狂喜。


  是安亞,確實是安亞,那眼神,他化成灰也認得!


  她竟然在出人意料之外的時刻裏提前回來了,他不知道為何會如此,但因為這種突發狀況,他不需要再承受最後一次痛苦了,於是,他喜悅的露齒一笑,然後提聲大吼,「銀妞!」


  他這一吼,絲朵兒和神官都愣住了。


  叫一隻迷你小狐狸來做什麼,不可能要牠來幫他抵擋那一擊吧?就算是,那隻小畜生也沒有那麼聰明會應聲而來,更不可能擋得住那一擊吧?


  正疑惑間,忽見遠處凌空射來一支銀箭,臨近才發現原來是隻銀色的迷你小狐狸,他們不禁訝異不已,但接下來,他們可更吃驚了,因為小狐狸竟然在變色,不,在變形,不不,在膨脹,不不不,既膨脹又變形、變色,只不過眨了一下眼,它就變成……變成……


  「巫馬!」神官駭異地喃喃道。


  絲朵兒呆若木雞,全然傻住了。


  小狐狸不見了,卻多了一匹馬,一匹毛色雪白的天馬,銀色眸子,前額正中央長有一支約半米長的獨角,藍汪汪的,背上還有一對羽翼,宛如夢幻一般美麗。


  誰會想到一隻迷你小狐狸,竟然會化身為一匹傳說中的獨角天馬!


  「銀妞,那兩個傢伙就交給你啦!」


  雅洛藍的命令一下,瞬間,獨角天馬不僅體積又膨脹了一倍以上,而且再次變色了,才轉個眼,牠已然變成了一匹通體烏黑油亮、藍眸銀角的巨大戰馬,威風凜凜、氣勢非凡,背上的羽翼隨隨便便一插,就把那道從海面上撲襲而至的黑影給掃回去了。


  「這個厲害!」絲朵兒驚嘆。


  再轉個眼,遠方又是另一道黑影迅閃即至,不過這道黑影與剛剛被天馬掃回去的那道黑影並不一樣,剛剛那道黑影是攻擊,而眼下這道黑影一撲到天馬跟前就化為實體,變成兩個人了。


  夜之女神和已經成長為大男人的基納魔神 —— 一個圓滾滾,胖得十分可笑的大肥豬。


  「天馬,」夜之女神咬牙切齒的恨恨道。「連你也要跟我作對嗎?」


  天馬嘶鳴著直立而起,兩隻前蹄在空中揮舞,威嚇之勢十足,夜之女神與基納寬神不禁連退好幾步。


  「天馬,這不關你的事!」基納魔神也怒聲道。


  天馬甩著巨大的腦袋,嘶鳴。


  「就算風魔是你的主人又如何?」輕蔑的眼神飛快的掃視雅洛藍一眼,基納魔神冷哼。「現在並不是風魔在命令你,而是巫馬王,一個平庸的凡人,你不需要聽他的!」


  天馬掀動上唇,嘶鳴得更激昂。


  「什麼鬼話,你的主人就是他,他就是你的主人?」基納魔神怒叱。


  天馬前蹄刨了幾下,嘶鳴兩聲。


  「懶得跟我解釋?」基納魔神氣得大聲咆哮。「你這隻畜生,竟敢對我如此說話!」


  天馬別開腦袋嘶鳴一聲,又從鼻孔裏噴出兩管氣,很清楚的表示出牠的不屑。


  這下子可把偉大的基納魔神給氣壞了,「你你你……」一時想不出最「好聽」的罵人話,只好……「畜生!」


  天馬嘶鳴,巨大的腦袋點了好幾下 —— 牠本來就是畜生。


  「談判」才剛開始,兩位偉大的大神就差點被天馬氣到爆血管,因為天馬比他們還拽。


  絲朵兒看得忍俊不住失笑。


  趁那兩位大神忙著和天馬「談判」之際,闇月、瞑星和神官又合力張開結界困住那七隻怪物,於是,雅洛藍和絲朵兒反倒閒在那邊涼涼看戲。


  「安亞?」雅洛藍試探著低喚。


  安亞?


  是的,這才是她的名字,她是安亞,狄修斯的安亞,不過,她也是女蘿族的絲朵兒,這一輩子的生命也是她靈魂中的一部分,她不能拒絕接受。


  絲朵兒回眸嫣然一笑,溫柔又有點俏皮,「你啊,為什麼仍舊改不掉吃香蕉皮的怪癖呢?」再皺皺鼻子。「還是叫我朵兒吧,我也還是叫你雅洛藍,免得不知情的人以為我們哪裏有問題,反正我們都習慣了!」


  雅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