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五章

  但在「上輩子」,他和安亞倒是常常幹這種不良勾當。


  直到第四天,他們才出現在眾人面前,然後雅洛藍就躺在甲板上,開始認真思索這個令人十分困擾的問題。


  「你問我,我問誰?」絲朵兒索性盤膝坐下,再變魔術似的翻腕變出三顆蘋果來,一顆遞給他,沒削皮,雅洛藍剛皺起眉頭,她就硬塞到他嘴上,「吃,不准削皮!」再把另一顆賞給趴在雅洛藍肚子上睡覺的銀妞。


  難怪銀妞都不吃肉,只吃燕麥和草,還特別喜歡吃糖和蘋果,原來牠是馬。


  雅洛藍哀怨的瞅她一下,嘆氣,無奈的張嘴喀嚓咬下一口,連皮。「真該死,基納魔神一定有什麼陰謀,可是我想不出來……


  果然是安亞,只有安亞才會逼他吃不削皮的蘋果,又不准他吃香蕉皮。


  只要不叫她陪他一起吃香蕉皮,絲朵兒才懶得管他這種小毛病,只認為那是他個人的怪癖。


  女蘿族的戰士只負責大事,才不管小事。


  絲朵兒舉起蘋果正要咬下去,忽又停住。「對了,他會不會想直接到煉獄去吃那七隻怪物?」


  「不可能,萬罪之鎖四周圍繞著煉獄之火,除了煉獄之王,誰也過不去。」


  「那你呢?」


  「我也過不去,可是……」雅洛藍摸摸銀妞的小腦袋。「銀妞不怕煉獄之火,她可以帶我過去。」


  「真厲害!」絲朵兒讚嘆,旋又皺起眉頭。「那又是為什麼呢?」


  「我就是在思考這個問題。」


  「精靈王也不知道嗎?」


  「要是他知道,我還用得著自己在這邊想破腦袋嗎?」一手捧蘋果再咬一口,另一手偷偷摸摸溜上她的大腿。「早抓你去做健身運動了!」


  這傢伙就是愛做「運動」!


  「請問你的手在做什麼?」垂眸盯住某隻賊手,絲朵兒也咬一口蘋果。


  「通知你我想做什麼。」雅洛藍笑得可曖昧了,嘴角涎著一條亮晶晶的銀絲。


  「當著所有人的眼?」


  「誰敢看?」


  的確,所有經過的人連眼角都不敢瞄過來,不小心瞥見也會把映入瞳孔中的影像硬擠出腦海中。不過,凡事總有例外,偏偏就有人敢挑戰他的偉大,光明正大的橫裏岔進來,而且還不只一個……


  「除了吞食那七隻怪物,基納魔神沒有其他辦法恢復魔力了嗎?」


  正當這邊忙著你儂我也儂,努力製造熱情高潮的時候,冷不防突然冒出第三個聲音,兩人不禁嚇了一跳,四隻眼不約而同往上看,只見神官和唐恩居高臨下的俯視他們,剛剛那句話是唐恩問的,接下來是神官的問題。


  「也許他還有其他辦法可以恢復魔力,但你忽略了?」


  雅洛藍認真考慮要不要把蘋果 K 出去,但想到蘋果只有一個,K 了一個就 K 不了另一個,對另一個沒被 K 到的人未免太不公平了,於是打消這個不公平的主意,決定犧牲自己來解決這顆沒削皮的蘋果。


  「兩位高高在上的大爺,請你們蹲下來說話好嗎?」雅洛藍沒好氣的請他們降貴紆尊屈就他們一下。「不然我聽不清楚你們在說什麼。」


  神官和唐恩相覦一下,翻翻眼,一起蹲下去。


  「基納魔神真的沒有其他辦法恢復魔力了嗎?」


  「你以為我躺在這邊幹什麼?曬太陽?」雅洛藍懶洋洋的繼續大口大口啃他的蘋果。「就是在想這件事呀!」


  「想出來了嗎?」神官急切的問。


  「想出來了我還用得著繼續躺在這裏傷腦筋嗎?」


  「你不是躺在這裏誘惑絲朵兒?」


  神官的眼睛盯著那隻還在絲朵兒的大腿上居無定所、到處流浪的爪子,雅洛藍面無表情的瞟神官一眼。


  「對,我躺在這裏誘惑我老婆,沒空,那種事就麻煩神官大人想一下吧!」


  就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才會來問他的呀!


  「好好好,對不起、對不起!」神官忙低頭道歉。「我只是擔心又出什麼更大的麻煩嘛!」


  「就算有麻煩,不也都是我在處理的,我不比你擔心嗎?」雅洛藍悶悶的咕噥。


  「那,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


  「沒有,我完全想不出基納魔神到底有何打算?」雅洛藍坦然承認他的腦袋裏還是一片空白。「他最大的野心就是統治人界,仗恃的是可怕的魔力,沒有魔力,他能幹什麼?所以他非找回魔力不可,但他卻放棄了那七隻怪物,我實在想不通他究竟打算如何?」


  「一定要吞食那七隻怪物嗎?沒有其他替代品嗎?」


  「說是吞食,其實並不是真的用嘴巴去吃下那七隻怪物的肉體,而是吸取它們的力量,而那七隻怪物所擁有的力量正是他以前的魔力,這是他找回魔力唯一的辦法,沒有其他替代品,因為任何替代品都沒有那種魔……


  話說一半忽地噤聲,雅洛藍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愕住,表情先是有點猶豫,然後開始變幻不定,一會兒怔忡、一會兒疑慮,兩眼也愈睜愈大,嘴裏還喃喃自語一些只有他自己理解的斷句。


  「可能嗎……不,不可能,即使是他,也不可能這麼做。可是……除了這麼做之外,他沒有其他辦法了呀……不不不,他不會這麼做,就算他真下得了那種狠心,夜之女神也不會容許他那麼做……會嗎?」


  他終於被逼瘋了嗎?


  其他三人狐疑的相對一眼,絲朵兒忍不住推推他。「喂,你到底在說什麼?」


  銀眸轉過來看她,卻又好像根本沒在看她,「可能嗎?」雅洛藍還在自己跟自己對話,但當絲朵兒想再追問時,他又舉手阻止她問話。


  精靈王。


  巫馬王?


  基納魔神此刻在何處?


  不知道。


  不知道?他們就在你的地盤上,你居然會不知道他們在哪裏?


  兩天前他們回到闇影之地後不久,我就失去他們的行蹤了。


  找不到他們了?


  找不到。


  嗯,那只有一種可能……


  他們趁罪之獄神不在,潛進煉獄裏去偷出「鬼影石」,如此一來,只要他們不使用神力、魔力,我就察覺不到他們在哪裏。


  該死,不知道他們在哪裏就無法預測他們的行動與目的。不過……


  不能使用神力、魔力,他們的行動相對的也受到限制,只能跟人類一樣慢慢移動。


  嗯,看來我們唯一能把握的優勢只有這點。


  你想到他們打算如何了嗎?


  還不確定。


  那麼你又計劃如何?


  這個嘛,唔……托拿特已經回到闇影之地了嗎?


  不,由於梅麗妲和茜亞鬧著要跳海、要絕食,堅決不到闇影之地,托拿特只好在雪月島停船,並沒有回到闇影之地。


  雪月島?在哪裏?


  位於聖湖之地與闇影之地之間的海島。


  好,立刻通知海之精靈,所有從闇影之地出發,航向雪月島與禁魔島的大小船隻,盡全力阻撓它們的行程。相反的,盡全力加速我們的船隊趕到禁魔島,無論如何,不能讓他們搶先我們到達雪月島或禁魔島!


  明白了,我現在就……


  慢著,先別急著走,我想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朵兒為何會提前回復記憶?


  你的痛苦。是為了刺激絲朵兒的靈魂,絲朵兒會因你的痛苦而痛苦,一回比一回深刻,當那份痛苦深入到靈魂時,安亞自然就被那份痛苦喚醒了,要達到這種程度的時間是無法確定的,有可能延遲,當然也有可能提前。


  你的意思是說……


  愛與痛苦是相對的,有愛才有痛苦,愛愈深痛苦也愈深,當她因你而感受到的痛苦已深入到靈魂時,也就等於她對你的愛已深入至靈魂了。


  是嗎?


  起初他一臉肅穆的彷彿在考慮什麼大事,其他三人也就屏息靜氣的不敢騷擾他的思考,不料他想著想著,卻想出一臉傻呵呵的笑來,還對著絲朵兒猛流口水,流得絲朵兒心裏毛毛的直往後退,慎重考慮需要不需要跳海逃亡?。


  「你……你幹嘛這樣看我?」


  雅洛藍沒說話,突然坐起來,睡在他肚子上的銀妞頓時滾下去,肚子翻白、四腳朝天;再見他伸長手臂,一把將毫無防備的絲朵兒捉過來,眉開眼笑的重重啵她一下,旋即放開她,起身大吼。


  「西麥!」


  「在!」


  「吩咐船長,變更目的地,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東方大地的禁魔島!」


  「是!」西麥匆匆離去。


  低頭,雅洛藍望著還坐在甲板上小口小口啃蘋果的銀妞 —— 小狐狸可沒辦法像馬兒那樣一口就解決掉半顆蘋果。


  「辦完事再給你啃個夠,現在,銀妞準備!」


  銀妞可憐兮兮的瞅他一下,依依不捨的向啃一半的蘋果告別,滴下兩滴心酸淚,再站起來,四腳剛挺直,小狐狸已變成雪白的天馬了。


  雅洛藍輕快的跳上馬背。「我要趕到雪月島去!」


  「慢著!」神官急忙上前。「你要我們到禁魔島幹什麼?」


  「我沒時間解釋,不過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比你們先到。」雅洛藍捉住天馬的鬃毛,「好了,我要……」頓住,回頭。「你上來幹什麼?」


  絲朵兒坐在他背後,雙臂緊緊鎖住他的腰際。「我跟你一起去!」


  雅洛藍兩眼往上,好像在問老天他該怎麼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