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六章

  「這是她的報應。」雅洛藍無動於衷,張口要吃香蕉,兩排牙齒一合卻咬了個空,只吃到一嘴空氣,轉眼一看,香蕉被絲朵兒拿去剝光香蕉皮之後再還給他,他不禁嘆了口氣。「其實現在還算好,她真正的報應尚未臨頭呢!」


  「不會吧?」這樣還算好,怎樣才算「不好」?


  「再往後看你就知道了。」


  絲朵兒聳聳肩,不管梅麗妲會變成如何都不關她的事,她關心的是……


  「見到托拿特之後,你打算如何跟他談,先跟他打一場嗎?」她興奮的問,「要不要我幫你?」一副恨不得他說是,然後她就可以乘機大展拳腳一番的模樣。


  這女人又想戰鬥了!


  雅洛藍啼笑皆非的瞥她一眼。「你忘了向那隻大肥豬保證過,絕不會在這裏惹事了嗎?」


  「也對。」絲朵兒掃興的垮下臉。


  「更何況……」雅洛藍慢條斯理的一口吃下半根香蕉。「金木水火土五魔都是風魔的堂兄弟,除非他們主動來向風魔挑釁,風魔才可以殺了他們,不然風魔是不可以主動去殺他們的,這是帝神的旨意。」


  「所以當年你只殺了火魔,因為只有火魔和金魔主動去找風魔的碴,但當時你沒有機會殺了金魔,那就現在殺呀!」


  「當時金魔是依附在殘羅王身上,現在是依附在托拿持身上,情況不同了。」


  那又如何,反正金魔都在他們身上嘛!


  「托拿特也想殺你啊!」


  「但他並沒有真的殺到風魔頭上來,你也看到了,他一碰上我就逃了,並沒有真的跟我打起來。」


  「真麻煩!」絲朵兒咕噥。「那你究竟打算如何?坐下來跟他談判?」


  「只要能得到托拿特的同意,我就可以從他身上捉出金魔,然後……


  「為什麼一定要得到他的同意?」


  「金魔依附於托拿持身上,基本上他們的靈體是分開的,但在某一方面,他們也是連結在一起的,因此,除非托拿特主動切斷他們之間的依附關係,不然當我捉出金魔時,也會……


  「順便把托拿特的靈魂捉出來。」


  雅洛藍頷首。「還不到他的死期,所以我不能強行這麼做。」


  絲朵兒嘆氣。「愈來愈麻煩了!」


  「這本來就是一樁大麻煩!」


  「那你捉出金魔之後呢?」


  「當然是……」先吃下剩餘半根香蕉後,雅洛藍才把話說完。「直接送到天牢去關禁起來。」


  「當年關禁基納魔神的地方?」基納魔神都逃出來了,那種天牢還想關誰?


  「現在是戰神親自看守,不會有問題了。」


  要是連五魔都看守不住,戰神也該換人做做看了。


  「那被關在禁魔島的那三魔,你為什麼不直接把他們捉到天牢去?」


  「他們的宿主不願意啊!」


  「為什麼?他們寧願被關在禁魔島養跳蚤?」


  「我猜是三魔勸服了他們,說夜之女神一定會去救他們。」


  「超麻煩!」絲朵兒嘟囔。「那如果托拿特也不肯呢?」


  雅洛藍哈哈一笑。「那問題就大條啦!」


  絲朵兒沒好氣的一拳 K 過去。「哈什麼哈,問題大條了你還這麼高興!」


  雅洛藍委屈的揉著被捶痛的地方。「不然怎麼辦,難道要我哭給你看?」


  絲朵兒窒了一下,繼而皺眉,然後搔搔腦袋,「或許……」她遲疑著。「這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


  「換個人去說服他。」


  「誰?」


  「梅麗妲。」


  「耶?」


  「所以……


  「什麼?」


  「弄點珠寶給我吧!」


  「咦?」


  難不成她想用珠寶去賄賂梅麗妲?


  ********


  不是賄賂梅麗妲,而是賄賂僕人。


  希望由梅麗妲去說服托拿特,就得先有人去說服梅麗妲,這個人選,絲朵兒自願承擔下來。


  她可不想再讓梅麗妲纏上雅洛藍。


  「小姐,托拿特王到城裏去了。」


  一得到僕人的通知,絲朵兒立刻溜到隔壁二苑去找人,雖然沿路碰上不少僕人,但只要有好處,他們不但不會多問,還會替她帶路,再多給一點,他們就直接把她帶到梅麗坦的房門外了。


  「記住,托拿特王一回來,就立刻通知我。」


  「是!」僕人捧著亮晶晶的珠寶,眉開眼笑的離開了。


  絲朵兒敲敲門,但沒有人應聲,只好自己開門進去。


  外室,沒人,但從內室傳來隱隱的啜泣聲,她循聲進入內室,一眼就瞧見梅麗妲坐在床沿飲泣,哭得好不傷心。


  「公主。」絲朵兒以輕到不能再輕的聲音低喚,怕嚇著她。


  儘管如此,還是嚇著了梅麗妲,只見她聞聲駭然抬頭,滿面驚恐,再見原來是絲朵兒,她才鬆了口氣,卸下驚懼的表情。


  「是你,你怎會在這裏?」她訝異地問。


  「我來找你。」絲朵兒拖了張凳子到床前坐下,仔細端詳梅麗妲。「你好像過得不太好?」


  「我好悲慘啊!」梅麗妲幽怨的呢喃。「都是你害的!」


  「我?」絲朵兒錯愕的指著自己。「我哪裏惹上你了?」


  「和巫馬王結婚的人應該是我呀!」梅麗妲哽咽著,繼續製造鹽水。


  這女人!


  絲朵兒捂著額頭,哭笑不得。「我說啊,你之所以會這麼悲慘全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真的不該把那孩子交給夜之女神。」


  「那怎能怪我,明明是巫馬王的錯!」梅麗妲反駁,一臉無辜。


  「為什麼是他的錯?」


  「我要求他趕走你,再和我結婚,他不肯嘛!」


  了不起,這種無賴話她居然能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你憑什麼要他聽你的?」


  「他要那個孩子不是嗎?」


  「你不應該利用那孩子來威脅別人答應你任何事。」


  「那是我生的孩子,為什麼我不能利用他?」


  厲害,這種邏輯更是超一流的歪理!


  「就因為那孩於是你生的,所以才必須由你自己決定該如何處理那孩子,那是你的問題,不是雅洛藍的問題,」絲朵兒拿出全副耐心來跟梅麗妲解釋。「你必須以你自己本身的意願來決定,而不是經由威脅雅洛藍是否得逞來決定。」


  「但那麼做就是我自己本身的意願嘛!」梅麗坦振振有詞的辯駁。


  「難道你都不考慮一下那麼做會害死多少人?」


  「我為什麼要考慮那種事?」


  「……


  夠了,這個女人根本無法溝通,她開始懷疑試圖說服這個女人的計劃是不是白癡的決定。


  絲朵兒忍耐著吸了口氣。「算了,反正我也不是為了那件事來找你。」


  梅麗妲美眸一亮。「我知道了,你是來告訴我,你願意離開巫馬王,讓我和他結婚了,對不對?對不對?」


  老天,這女人真的是……真的是……


  絲朵兒雙拳交握,左手捉住右手,右手捉住左手,免得它們會輪流 K 到梅麗妲臉上去。


  梅麗妲真該慶幸現在的她有一半是安亞,不然她早就開扁了。


  「不是,我是來告訴你可以減輕你的罪過的辦法。」


  「我沒有罪過,那是巫馬王的罪過!」


  絲朵兒板著臉,很用力的關緊耳朵,不聽梅麗妲那種聽了會想把她扁成豬頭的辯詞。


  「請你仔細聽我說,因為你把那孩子給了夜之女神,所以現在的情況是……


  由於擔心梅麗妲那種單純的腦袋聽不懂,她說得十分仔細,也相當緩慢,可是她才講到一半,心就開始發涼,因為梅麗坦的臉上竟然出現困惑的表情,不是聽不懂,而是……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關我什麼事?


  等到她把話全部說完,她幾乎可以肯定今天來這一趟的結果只有三個大字:大失敗!


  「我為什麼要幫你們去說服托拿特?」


  果然,這女人的心裏永遠只有自己,沒有別人,奢望這女人偶爾替別人設想一下,不如期待托拿特會莫名其妙自動嗝屁還來得有希望一點。


  不過,她不能不再做一下最後的努力。


  「因為這是你把那孩子交給夜之女神所造成的後果。」


  「要我幫忙也可以,我有條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