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七章

  「是,但每當有人向嘉肯和塔莎提婚事的時候,他們都會先徵求安傑和妮貝拉本人的意見,由他們自己決定自己的婚姻,過去妮貝拉連聽都不聽就拒絕了。」


  「但這回她同意了?」


  「同意了。」


  「兩個都?」


  「妮貝拉要求我替她決定一個。」


  雅洛藍的手在絲朵兒小腹上探索似的四處遊移,視線也跟著手移動,回答始終是漫不經心的。


  「她到底想幹嘛?」


  「她以為這麼做我就會向她低頭,要求她不要嫁給他們兩個任何一個,然後她就可以乘機要脅我娶她做巫馬妃。」


  「你會嗎?」絲朵兒仰眸瞅著他,很認真的問。


  「會什麼?」雅洛藍不解的反問。


  「低頭。」


  「當然不會!」雅洛藍毫不遲疑的否認。「這種事我絕不會向任何人屈服,無論是上一世或這一世,我都只要你,其他任何女人都不要,也不在乎是否會因此而造成任何不幸的後果!」


  「但她是在賭氣吧?」女人在賭氣的時候多半會做錯決定。


  「是又如何?我們自然會給她勸告,但聽不聽全在於她自己。」雅洛藍滿不在乎的說。「更何況,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由自己塑造出來的,而不是由別人來替他塑造,無論妮貝拉如何決定,那都是她自己塑造的命運,一切要她自己負責,怪不得其他任何人!」


  絲朵兒靜默了一會兒。


  「那麼,你會替她決定哪一個?」


  「我不會替她做任何決定。」


  「可是……


  「但我會告訴她,無論是闇影之地的萊姆將軍,或摩克王的弟弟哈達,他們兩人都不適合做她的丈夫,如果她堅持要和他們其中之一結婚的話,後果得由她自己承擔。」雅洛藍的語氣十分冷酷。「換句話說,倘若我們再和闇影之地或北方大地打起來的話,我們絕不會顧及她的安危。」


  「那她可慘了!」


  「若是為她的任性而犧牲其他人,其他人不更冤枉?」


  「嘉肯和塔莎也會很為難。」


  「不,他們會難過,但不會為難,他們很清楚什麼時候應該做小犧牲,以避免更大的犧牲。」


  絲朵兒又沉默一下。


  「說得也是,妮貝拉的任性不該由別人來承擔後果。」輕吁一口氣,「算了,不說她了,我們還是來說……」視線往下溜,某人的爪子仍在她小腹上流連。「我懷孕了嗎?」


  一聽她問,雅洛藍頓時眉開眼笑的樂歪了。「對!」


  絲朵兒卻一點表情也沒有,像戴了面具似的。「喔。」


  雅洛藍的笑容僵住,然後慢慢消失,「你還不想懷孕?」他小心翼翼的問。


  絲朵兒撇一下嘴。「也不是,只是……心情有點複雜。」


  她懷孕了,很簡單的事啊,哪裏複雜了?


  「為什麼?」


  「因為……」她的手覆上他的手。「想到要看自己的孩子比自己先老死……


  「原來是為這個。」尚未聽完,雅洛藍又笑開了。「放心,不會。」


  絲朵兒怔了怔。「不會?為什麼?」


  雅洛藍滑稽的擠眉弄眼。「別忘了,嚴格來講,這副肉體應該是屬於風魔的,是半神體,我才是『借宿』的人,所以我們的孩子也會是半神體,因為他們也是風魔的孩子,帝神的孫子,因此……


  風魔的孩子,帝神的孫子,半神體?


  難道……


  「因此什麼,快說呀!」絲朵兒也興奮起來了。


  「嘿嘿嘿,」雅洛藍笑得十分得意。「你介意和雷神或戰神,甚至日神、月神做親家嗎?」


  和雷神或戰神,甚至日神、月神做親家?


  絲朵兒聽得一整個呆住了。


  不會吧,她的孩子將會嫁娶天界大神的孩子?


  ********


  相隔二十多年再踏上西方大地的上地,絲朵兒的感覺是陌生又熟悉的,有點心酸,也有點感慨。


  「我終於回來了!」她喃喃道。


  「從你離開的那天開始,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雅洛藍深情低語,手臂緊緊環住她肩頭。


  「那蓋文伯父和蒂絲伯母……


  「四年前去世了。」


  「喔……他們過得好嗎?」


  「很好,只是常常想起你。」


  「我想應該是,他們自己沒有孩子,一直都很疼愛我,我就像他們親生的孩子……」話愈說愈小聲,停住,片刻後,深吸一口氣,她甩甩頭。「只要他們去世前都過得很好就行了!」


  「我發誓,他們去世前都過得很幸福!」雅洛藍保證道,然後推推她,催促她上馬。「走吧,回家了!」


  「哪裏?」絲朵兒一邊跳上馬,一邊又問。「風堡?神官莊園?」


  「廢話,當然是神官莊園!」雅洛藍笑著也上了另一匹馬,再一把抱住跳入他懷裏的銀妞。「我啊,賴定神官了!」


  絲朵兒失笑。「神官好慘,他最拿你沒轍了!」


  雅洛藍往後瞄一下仍在那裏考慮要騎馬還是搭馬車的神官,大笑著扯韁往前奔馳,絲朵兒緊隨在後。


  「誰教他甘願被我賴上!」


  眼看他們兩人竟然自顧自先走人,神官不禁愣了一下,旋即惱怒的咒罵不已,一邊爬上馬追上去,唐恩與洛司竊笑著上了馬,洛司舉高手臂揮了一下。


  於是,大軍開拔了,出外征戰多時,終於可以回家了!


  雖然可能明天又要出發了,但能讓疲憊的身心暫歇下來,即便只是短短片刻時間,也比沒有好。


  戰爭始終是最容易令人疲憊的!


  ********


  「你還住在這裏?」絲朵兒驚喜的發現雅洛藍仍然住在原來的地方,「還有牠……」她一把抱起迷你小豬,又親又吻。「賽利!」好想念!


  不過,賽利不是粉紅色的嗎?為何變成金黃色的了?


  「我一直住在這裏。」雅洛藍把銀妞抱過去和賽克認識一下。「還有,牠不是賽利,是賽利的兒子賽克。」


  「耶?」絲朵兒驚訝的捧起賽克來看。「那賽利呢?被你吃掉了?」


  「鬼扯!」雅洛藍哭笑不得的把銀妞放到地上,「你忘了嗎?那場大戰過後,神官就把賽利抱去養,說他看見賽利就好像看見狄修斯,又替牠娶老婆。後來我跟他要,他堅持不肯,還把賽克扔給我……」他笑笑。「當時他還不知道我就是狄修斯。」


  「啊,對對對,我還真的忘了呢!」絲朵兒恍然道,想起來了。「記得當時我還說狄修斯長得又不像豬,看見賽利怎會讓他想起你呢?」


  話說著,她也把賽克放到地上去,然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迷你豬和迷你狐狸對看了半天,忽地,銀妞轉身就跑 —— 跑得很慌張;而賽克則拔腿就追 —— 追得很興奮,口水都流出來了。


  絲朵兒看得目瞪口呆。「有沒有哪裏搞錯了,狐狸居然被豬追?」


  雅洛藍捧腹大笑。「男追女,天經地義!」


  絲朵兒不可思議的瞪住他。「喂喂喂,你不會是想……


  雅洛藍笑到快沒氣了。「對,我就是那麼想,沒想到用不著我幫忙,牠們就自己湊在一起了!」


  絲朵兒猛翻大白眼。「你腦筋有毛病,竟然想把狐狸和豬配成一對!」


  「狐狸跟豬,很……很配呀!」


  「不對,銀妞是馬!」


  「馬跟豬,也……很配呀!」


  「你自己去配豬吧!」


  「你是豬?」


  「……


  ********


  老實說,當塔莎得知妮貝拉是為了意圖謀害巫馬后而被巫馬王判處監禁,她私心裏還為了自己親手養大的義女感到不平,認為妮貝拉不過是為了愛而一時失控,何必懲罰得這麼嚴重,虧雅洛藍和妮貝拉還是一起長大的呢!


  然而在得知巫馬后便是安亞,而雅洛藍就是狄修斯之後,這種想法便整個翻轉過來了。


  「安亞?你真的是安亞?」她難以置信的瞪住絲朵兒。


  「如假包換,就如同他……」絲朵兒笑吟吟的指指雅洛藍。「是狄修斯一樣,我們都回來了,這輩子,我們再也不分開了!」


  「是……是真的?」塔莎仍然無法相信,她轉頭向神官尋求證實,後者用力點了一下頭,她不可思議的怔了片刻,表情終於開始改變,是驚愕、是狂喜。「安亞,是你?真的是你回來了?」


  「當初我離去之前,曾對你說過一句話……」絲朵兒慢吞吞地說。「我一定會回來,回來之後,千萬別忘了我是誰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