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八章

  同所有黑武士們一樣,席特張口結舌,瞠目望著那匹長著一雙羽翼的馬落在甲板上,馬背上是雅洛藍和絲朵兒,還有一隻金黃色的迷你豬。


  是怎樣,他終於打仗打昏頭,出現老眼昏花的狀況了嗎?


  「銀妞,去把莎里耶給我捉來!」


  甫聽得雅洛藍下令,又見天馬嘶鳴一聲,瞬間變為黑色的戰馬,席特不禁揉揉眼睛再看,黑色的戰馬竟已展翼飛去,雅洛藍正在對他笑。


  「辛苦你了,看樣子戰況相當慘烈呢!」


  何止慘烈,他們根本就快全軍覆沒了!


  席特瞪著眼,正想吐槽幾句發泄心裏的怨氣,卻見雅洛藍已轉過身去眺望南方大地的戰船。


  「剩下的就交給我吧!唔嗯,我想,先把他們送回南方大地再說吧!」


  語畢,雅洛藍高舉右臂開蛤曉團圖……


  片刻後,南方大地的戰船消失了,全數被一股自雅洛藍的右手臂旋轉出來的巨型龍捲風捲走了,不過剎那間而已,龍捲風的呼嘯聲猶在耳際喧囂,海平面上已是乾乾淨淨,彷彿杯盤狼藉的餐桌被抹布一把擦乾淨似的,連漂浮在海面上的屍體、破裂的船板、斷箭與被棄置的刀劍,全部一掃而空。


  這算是哪一門子「戰鬥」?


  「好了,席特,請告訴我,最近的海島在哪裏呢?」


  海島?


  才剛「打」了一場勝仗,某人就打算去度假了嗎?


  「往東去有一座珊瑚礁島,那裏最近。」


  「好,那就下令開船到那裏吧!」


  「到那裏做什麼?」


  「決鬥!」


  「咦?」


  ********


  珊瑚島上面,兩個女人面對面盤膝坐在沙灘上談判。


  除了眉梢眼角幾許歲月的痕跡之外,莎里耶依然美貌如昔,宛如一朵盛開的紅玫瑰,嬌傃欲滴,不過絲朵兒不能不承認,如今的莎里耶女王風範十足,即使身為階下囚,依然鎮定如恒,不復見當年的單純幼稚與暴躁任性。


  她成熟了,但野心不變。


  「莎里耶,好久不見了。」


  「我……」莎里耶狐疑的打量絲朵兒。「不認識你吧?」


  絲朵兒莞爾。「但我認識你,你就跟當年一樣野心勃勃,一點也沒變!」


  愈聽愈疑惑,「當年?」莎里耶喃喃重複。「你究竟認識我多久了?」


  二十多年


  絲朵兒又笑了,頑皮的眨一下眼,「那個不重要,今天我們要討論的重點也不是那個,而是……」她凝目注視莎里耶。「你的野心是王位,如今你已是蘭皇國的女王,擁有無名之地,這還不夠嗎?」


  莎里耶下顎繃了一下。「我要的是東方大地!」


  「啊,東方大地,的確,」絲朵兒頷首。「那是僅次於西方大地的富庶之地,難怪你想要。可是前任彪皇王是把它傳給了圭南,你就不應該強求。」


  「我比圭南更適於做彪皇王!」


  「這也沒錯,你確實比圭南強悍能幹,可是,你不會是個好王。你太自私,心太狠,你的國家或許會很強盛,但你的人民也會很痛苦,早晚有一天人民會起來反抗,你就會被推翻!」


  「我不會讓他們有機會推翻我!」莎里耶脫口道。


  「聽,你這種口氣就說明了你只會用更嚴厲的手段壓制人民,而不是用關懷的方式去安撫人民。」絲朵兒嘆息。「可惜你的能力確實是個最好的統治者,但你的心卻不是。」


  「少囉唆這些!」莎里耶不耐煩了。「不管我是什麼樣的統治者,那關你什麼事,你憑什麼評判我?」


  絲朵兒微笑,目光往旁溜去,不遠處,雅洛藍雙臂環胸在那邊觀「戰」。


  兩個女人的戰爭有時候是很有趣的。


  「瞧見沒有?那位是我的丈夫,而他呢……」視線拉回來。「就是巫馬王。」


  莎里耶驚瑞,臉色變了。


  「現在你明白我憑什麼批判你,又說你不適合做東方大地的統治者了吧?」絲朵兒慢條斯理的說。「除非你不相信他就是巫馬王。」


  天馬都出現了,怎能不信!


  莎里耶咽了口唾沫。「把我捉來,你們到底打算如何?」


  咦,她還不知道嗎?


  「我們正在談判呀!」她的談判技巧有這麼差勁嗎,對方都感覺不出來?「我想知道,究竟要如何你才能打消對東方大地的野心?」


  「絕不!東方大地本來就應該屬於我的,我一定要得到!」


  「無論如何你都不放棄?」


  「我絕不放棄!」


  這是不是叫談判破裂呢?


  好,既然談判破裂,那就該輪到她們女蘿族的方式了!


  「那我們就來決鬥吧!」絲朵兒輕快的起身,迫不及待的拔出劍來,興奮的屈膝擺出戰鬥姿態。「你贏了,我聽你的;我贏了,你聽我的,來吧!」囉唆了大半天,等的就是這一刻。


  巫馬后挑戰蘭皇王,保證精彩!


  莎里耶不敢置信的瞪著她。「你在說什麼鬼話?」


  「雙方談不攏就決鬥,這是最乾脆的方式呀!」


  「胡鬧,誰要跟你決鬥!」


  「你是說,你寧願被關禁起來,也許關一輩子?」


  「……


  莎里耶不想被關禁一輩子,只好跟絲朵兒決鬥。


  但她是一個能幹的王者,卻不是一個好戰士,事實上,她毫無戰鬥天分,拿得起鐵劍卻保不住它,三兩下就掉到沙地上去了,脖子還多了另一把鐵劍,劍鋒就壓在她的喉嚨上。


  「你認輸了?」


  「輸了又如何?」


  「輸了就得聽我的呀!」絲朵兒得意的收回劍。「麻煩你,乖乖呆在無名之地就好了,別再捎想東方大地了!」


  「……」莎里耶只是看著她,既不吭聲,也沒有任何回應。


  不過絲朵兒也不打算逼她做出任何回應 —— 言不由衷的回應,不回應也罷。


  「席特,可以派人送莎里耶回去了!」


  於是,大家又回到戰船上,待席特派人送走莎里耶之後,見絲朵兒在那邊得意洋洋的笑,他和雅洛藍相對一眼。


  「你認為莎里耶真會聽她的嗎?」


  「當然不會!」


  「我也這麼認為。」


  「莎里耶只是想盡快脫離這個困境而已。」


  「對,自始至終她都沒有說過認輸,或者會聽從絲朵兒的話來。」


  「但偏偏就有人相信她。」


  話落,兩人四隻眼一齊望向絲朵兒,後者雙手抆腰,氣勢洶洶的來回看他們。


  「喂喂喂,你們是在說我嗎?」


  「你說呢?」


  「你們真以為我會相信她會聽我的話不再覬覦東方大地了嗎?」絲朵兒不屑的從鼻子裏哼了一聲。「太瞧不起女人了!」


  雅洛藍與席特又對視一眼。


  「不是嗎?」


  「我只是想爭取一點時間而已嘛!」絲朵兒振振有詞的說。「起碼莎里耶現在暫時不敢輕舉妄動了 —— 因為巫馬王親自出面了,你們就可以趁這個機會先把南方大地搞定,然後再回過頭來處理莎里耶的問題,她也不笨,一旦失去南方大地的兵力支持,想進軍東方大地,她也得好好考慮考慮了不是嗎?」


  雅洛藍驚訝的注視她好片刻。


  「朵兒。」


  「幹嘛?」


  「你變聰明了耶!」


  鏘的一聲,鐵劍出鞘……


  「救命啊,巫馬后要謀殺巫馬王了!」


  家務事,他們管不了!


  包括席特在內,大家不約而同背過身去,各自忙各自的,全體見死不救,裝作沒看見。


  要殺就殺吧!


  ********


  由於雅洛藍認為絲朵兒的判斷應該是正確的 —— 莎里耶暫時不敢妄動,席特的軍隊便全數退回南方大地整軍,修戰船、補軍員,等待下次出徵;而雅洛藍和絲朵兒自然也搭上他的順風船到南方大地。


  天馬雖然方便,但總是太顯眼。


  「請問……」嘉肯左邊看,雅洛藍抱著賽克;右邊看,絲朵兒抱著銀妞。「你們是在遊山玩水嗎?還帶寵物!」


  雅洛藍與絲朵兒相對一眼,聳聳肩,一起把賽克和銀妞放下,四腳剛落地,咻一下,銀妞沒命的逃不見,再咻一下,賽克興奮的追不見,沿路淌下一串口水,看得嘉肯瞠目結舌。


  「牠們在幹什麼?」


  「賽克在『追求』銀妞啊!」雅洛藍忍不住又笑了。


  「豬追狐狸?」嘉肯不可思議的瞪著豬和狐狸消失的方向。


  「對,很搭吧?」雅洛藍滑稽的擠眉弄眼。


  「很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