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巫馬王 Part 3 - 第九章

  雅洛藍爆笑。「牠以為你說真的!」


  絲朵兒哼了哼。「牠再囂張下去,我就真的閹了牠!」


  雅洛藍放下銀妞,攬著絲朵兒到大樹下的石頭坐,然後又開始撫摸她微隆的小腹,為此,絲朵兒還特別穿上寬鬆的衣服,以免壓迫到胎兒。


  絲朵兒或許不會特別在意孩子,但安亞可在意得很。


  「這回我應該能夠抱到自己的孩子了吧?」


  「除非又出什麼意外。」


  「不會了,」雅洛藍柔聲安撫。「別忘了,這副身軀是風魔的,只要風魔不死,我就不會死。」


  「可是……」絲朵兒猶豫著。「基納魔神呢?」


  撫摸的手停住了,雅洛藍若有所思的微微瞇起眼來,但不是為了絲朵兒所說的話,而是因為……


  巫馬王。


  精靈王,找到基納魔神和夜之女神了嗎?


  不,還沒找到,我是來告訴你另一件事的。


  什麼事?


  神后和風母已討論出結果來了。


  終於!


  你在呻吟嗎?


  不,我在痛哭流涕!


  我沒看見你的淚水,也沒看見你流鼻涕。


  精靈王,你很喜歡找我的話碴嗎?


  非常喜歡!我看見你的臉色在發黑了!


  狗屎,還不快告訴我到底是什麼結果?


  如果可以,盡量不要傷害到夜之女神……


  真他媽的!


  但若是萬不得已的話,一切由你決定。


  ……你是故意的嗎?


  也許是。


  在我親手掐死你之前,精靈王,請你快去把基納魔神和夜之女神找出來!


  你掐不到我!


  「精靈王又說什麼惹惱你了嗎?」


  雅洛藍吁出一口氣,如果不是絲朵兒出聲說話,他可能真的會掐死精靈王,雖然他根本掐不到精靈王。


  見鬼,他連看都看不見精靈王!


  「別提他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基納魔神和夜之女神,他們不曉得躲到哪裏去了,或者有什麼打算……


  「精靈王還是找不到他們?」


  「只要有鬼影石,精靈王就察覺不到他們。」


  「可是……」絲朵兒歪著腦袋認直思索。「除了金魔已被基納魔神吞噬之外,那七隻怪物和四魔都被捉到煉獄去鎖起來了,基納魔神應該沒有其他辦法可以恢復魔力了吧?難道……他們打算就這樣躲起來?」


  「就這樣躲起來?」雅洛藍一臉不可思議。「以基納魔神的高傲,他不可能孬起來躲一輩子。」


  「但如果他們又生孩子呢?」


  雅洛藍恍然大悟。「你是說,他們可以再生孩子,然後吞噬孩子的魔力?」


  絲朵兒的手保護性的撫在自己的小腹上。「我們做不到那樣殘忍的事,但事實證明,基納魔神可以毫不猶豫的吞噬自己的孩子,而夜之女神也沒有阻止他。」


  「不但沒有阻止他,還幫他呢!」


  「幫他?」


  「基納魔神現在的魔力根本及不上五魔,因此單靠他自己的力量的話,他根本沒辦法吞噬他們,除非夜之女神先行擒住五魔,基納魔神才有辦法吞噬他們。」


  「不敢置信!」絲朵兒吃驚的瞠圓了眼。「夜之女神真的是五魔的母親嗎?」


  「如假包換!」


  「太殘忍了!」絲朵兒難以接受的直搖頭。


  「倘若真是如此的話……」雅洛藍厭煩的閉閉眼。「我們終究還是阻止不了他回復原有的魔力,而且還要等上許久之後才能夠徹底終結掉他。」


  「他們至少要再生五個孩子……」絲朵兒喃喃道,忽又變色。「慢著!」


  「怎麼了?」見她的表情驚懼得有點變形了,雅洛藍不禁有些忐忑。「你又想到什麼了?」


  「難不成還得再經歷一次當年那場大戰?」絲朵兒的聲音很尖銳,因為恐懼。


  雅洛藍躊躇片刻。


  「倘若真如我們所料想,恐怕是。」


  「那你……


  「不需要替我擔心。」雅洛藍溫柔的親她一下。「我說過幾百次了,只要風魔不死,我就不會死,而這副身軀是屬於風魔的半神體,也不會那麼容易被毀滅。」


  驚懼的表情消失了,絲朵兒重重吐出一口氣。「幸好!」她真的不想再經歷一次失去他的痛苦了!


  雅洛藍微笑著將唇瓣靠在她額傍磨蹭著。


  「你必須擔心的是這個世界恐怕又要『變形』了!」


  「既然避免不了,只好及早做準備,看看有沒有辦法做出更大的結界,讓所有人都躲進去。」這是過來人的經驗談,要面對避免不了的大災難,唯一能做的就是設法讓傷亡數減到最低。


  「我會考慮這點。」雅洛藍點頭道。「話說回來,那也是以後的事,我們還是先解決眼前的問題吧!」


  「說得也是。」


  如果人類自己都搞不定人類自己的問題,哪裏還會有辦法去應付另一場神魔大戰?


  ********


  在沙漠地區,有河流就有綠洲,有綠洲就有花草樹木,有飛禽野獸,沙達城所在之處就是南方大地最廣大的綠洲,有山、有水、有動物,既然有動物就可以打獵,這日,趁雅洛藍和嘉肯陪同海瑟去和荷西將軍談判,絲朵兒避開了前幾日才趕到南方大地的西麥,悄悄溜到城外山上練習一箭雙雕的箭法。


  雅洛藍老說只要懂得訣竅就很容易,那根本是騙人的!


  雅洛藍告訴她訣竅啦,她也懂啦,可就是沒半次成功過,只有雅洛藍一個人在那邊一箭雙雕、一箭三雕、一箭四雕……


  可惡,她就不信她成功不了!


  「你在做什麼?」


  正當絲朵兒集中心神專注於天上的飛鳥時,一側冷不防傳來一個陌生聲音,但她並沒有被嚇到 —— 女蘿族戰士的膽子可沒有那麼小,而且趴伏在一旁的銀妞除了抬眼瞥一下之外,並沒有其他特別反應,那表示來人沒有惡意,因此,她只是循聲飛快地瞄去半眼,旋即又專注於天空,然後將箭射出……


  該死,總是只有一隻!


  「我在練習一箭雙雕。」


  「一箭雙雕是靠運氣,練習不出來的。」


  說話的是一個十分俊美的年輕男人,跟嘉肯、席特不相上下,但比他們都來得年輕,身材也比他們更雄偉挺拔,甚至跟雅洛藍一樣高,絲朵兒敢打賭這個男人肯定有許多女人纏著他不放。


  不過絕不會是她。


  「誰說的,我就知道有個人,你要他一箭雙雕,他就一箭雙雕;要他一箭三雕,他就一箭三雕……」絲朵兒一邊說,一邊再抽出另一支箭搭弓瞄準。「他告訴我,只要懂得訣竅就行了。」語畢,箭射出……


  嘖,又失敗了!


  「我叫門提,你呢?」


  「絲朵兒,幹嘛,想請客?」


  門提有趣的一笑,那迷人的笑容足以令天底下所有女人起碼昏倒三分之一,暈眩三分之一,最後那三分之一是瞎子,可惜絲朵兒瞄了他那半眼之後就沒興趣再看他了,自顧自抽箭搭弓。


  「你不是南方大地的人。」門提說得十分肯定。「南方大地的女人不會打獵,更不佩劍帶刀,我猜你是西方大地的人?」


  「算是吧。」她嫁給西方大地的雅洛藍,應該算是西方大地的人了吧。


  「我不喜歡軟弱的女人。」


  她也不喜歡,不過,他喜不喜歡什麼關她屁事?


  「所以?」


  「我欣賞你這種年輕美麗又強悍獨立的女人。」


  他欣賞……


  絲朵兒猛然轉過身來,訝異的瞪著那個年輕又俊美的男人,後者也提弓背著箭筒,看來也是上山來打獵的。


  「你說什麼?」他不會是在說她吧?


  見她吃驚的樣子,門提不由得莞爾。「我是荷西將軍的兒子,也許你聽說過?」頭一次碰見女人聽到他的讚賞後竟不是狂喜,而是吃驚,果然是不同尋常的女人。


  他更欣賞她了。


  「耶?」絲朵兒加倍吃驚。「你就是荷西將軍的兒子,軍隊的前鋒大將?」


  何止聽說過,嘉肯說荷西軍全是仰賴軍隊的前鋒大將 —— 荷西將軍的兒子打勝仗的,如果沒有他,荷西軍早就一敗塗地了。


  「你確實聽說過我。」門提笑得很高興。「那麼,你可願意嫁給我?」


  「誒?」這下子,絲朵兒可不只是吃驚,她心頭一跳,慌忙左右張望,深怕雅洛藍會不會突然從哪堆草叢裏冒出來殺個天昏地暗。「你你你……你在開玩笑吧?我們才第一次見面耶!」那個愛吃香蕉皮的傢伙可是天底下最可怕的醋壇子!


  「看準目標就下手,免得錯失良機,」門提一本正經的說。「這是我能夠打勝仗最重要的因素。」


  誰跟他說那個,難不成他是要娶老婆回家打仗的?


  絲朵兒哭笑不得的猛翻白眼。「我沒興趣跟你打仗!」可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