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上) - 第三章

  狐疑地回過身來,果然瞧見羅弗寇仍呆望著手中的紙張發愣,根本沒注意到他這小小的「偉大功勳」。


  太不把他放在眼裏了吧!


  於是他又大步過去,唰的一下自羅弗寇手中抽來那張紙。「信用卡賬單?瞧你看得眼睛發直,肯定不是你的,而是路……」頓一下,驀然吹出一聲驚愕的口哨。「嘖嘖,同一家服飾店居然能簽出這種天價,不如把店買下來算了!」


  他驚嘆地搖搖頭,繼續看下去。「哎呀!每一天都有,難怪……咦?康多提街?奇怪了,他的衣服不都是在維內多街量身訂作的嗎?」


  康多提街是羅馬最昂貴的名店區,但人稱「大使區」的維內多街卻是比康多提街更奢華、更高檔的名流區,是超級名媛紳士與富商名流才有資格光顧的購物街,一般升斗小民連逛也不敢去逛,怕眼睛脫窗。


  羅弗寇背往後靠,沉吟著推推眼鏡。「近兩個月來,他都住在這裏,根本沒有回撒拉瑞亞大道的宅邸去。」


  「是嗎?」


  兩人靜默片刻,不約而同朝那扇通往路希「辦公室」的門看過去。


  有問題!


  ********


  路希是男人。


  沒錯,所以他應該買男裝。


  也沒錯,他買的應該是男裝。


  可是羅弗寇與沙利葉一踏入路希的「辦公室」裏,卻赫然發現他們彷彿置身於女裝店內,前後左右,包括床上、沙發上、桌上、地毯上,全都是一件件高尚優雅的女裝,蕾絲花邊、輕彩淡紗、清薄的開士米、斜紋布、天鵝絨和法蘭絨,還有各種各樣的配件。


  而路希則雙手叉腰佇立在正中央,好像無敵大將軍正在檢閱軍隊,那雙宛如天空般明朗清澈的藍眸舉棋不定地遊移四顧。


  「路?」老天保佑,他最好不是想穿那些東西!


  「啊~~是你們,正好,來……」一見到他們,路希馬上興高采烈地順手抓起一件洋裝來往自己身上比。「幫我看看這件好不好看?我自己逛了好幾天,只要看中意就買下來,但就是無法決定哪一件最好!」


  羅弗寇和沙利葉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扭曲,額上還有無數條黑線和幾滴冷汗,兩人相互睇視一眼,不約而同咽了口唾沫。


  上帝,這不只是有問題,問題可大條了!


  「看在老天的份上,路,我們怎麼都不知道你有變裝癖?或者……」兩人膽戰心驚地再次相覷一眼。「你改行作同性戀了?」


  「呃?」路希不解地瞥他們一眼,再轉回去自顧自的打量比在身上的洋裝,然後搖搖頭,扔開,再拿起另一件精緻典雅的小禮服喃喃自語,「唔……我還是覺得這件最適合她。」


  她?


  羅弗寇兩人不禁同時鬆了一大口氣。


  幸好,原來是她,是買給她……等等,等等……她?!


  「你找到她了?」兩人異口同聲的大叫。


  「找到啦!」路希漫不經心地回道,邊仔細斟酌為那件小禮服挑選配件。


  「什麼時候?」


  「萬聖節前。」


  「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你們沒有問啊!」退後一步,路希撫著下巴審視那件已搭配好皮包、鞋子的小禮服,總覺得還少了一點什麼。「奇怪,少了什麼呢?」


  「好,那我們現在問,她是誰?」


  「女人。」


  「廢話!不是女人難道是男人?」羅弗寇啼笑皆非地道:「我是說,她是什麼樣的女人?」最好不是那種別有企圖的女人!


  路希瞥過去一眼,好像能了解羅弗寇的言下之意 -- 他要找人去查查那女人的底細。


  「大一學生。」話落,他忽地想到什麼似的彈了一下手指。「對了,首飾!」


  眼看路希身子一轉又打算外出,羅弗寇急忙抓住他。


  「慢著,你還沒告訴我,那女人是念什麼大學?家住哪裏?還有……


  「你去忙你的公事,少管我的閒事!」路希很不客氣地拒絕羅弗寇的多事。羅弗寇愛查什麼人儘管去查,唯有豆芽,他不想讓任何人、任何事騷擾到他們之間的進展。


  ?閒事?他居然說少管他的閒事?


  這麼多年來辛辛苦苦的做牛做馬,為他承擔起一切,關心他,照顧他,他竟敢說少管他的閒事!


  羅弗寇不禁勃然大怒,正想追出去狠狠揍那個沒良心的傢伙一頓出出氣 -- 忠心歸忠心、出氣歸出氣。


  不料他才走出半步,就被沙利葉一把揪住。


  「等等,羅,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沙利葉若有所思地喃喃道:「就連愛蓮和他兒子,他都不曾親自為他們買過任何東西,可是這回他卻……」環顧四周。「親自去為那女孩子挑選衣服首飾,這不是一種很值得慎思的狀況嗎?」


  一言驚醒夢中人,怒氣瞬即消失,羅弗寇頂了一下眼鏡,同樣環視左右一圈。


  「嗯、嗯,確實。」


  「何況,他也從不曾用那種語氣和我們說話,可見……」沙利葉深思地扶著下巴。「他是真的不想讓我們打擾到他和那個女孩子的交往。」


  「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他很單純,不懂得看人,若是被人騙了怎麼辦?」沙利葉拍拍他的肩。「放心吧!他們才剛認識不到兩個月不是嗎?記得他和愛蓮也足足交往了五年多才結婚,所以,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調查那個女孩子,只要耐心一點,等他心情好的時候再來設法說服他,這樣或許比較妥當,我想你我都不想真的惹火他吧?」


  沙利葉的暗示不知道讓羅弗寇想到了什麼,他突然打了個寒顫。「不想!」


  「我也不想!」沙利葉咕噥。「所以,就這樣吧!」


  羅弗寇猶豫一下,「那我們現在能做什麼?」


  沙利葉聳聳肩。「替他付清賬單啊!」


  「賬單?唔,你想……」羅弗寇語氣懷疑地咕噥。「那家店不會和那個女孩子有關吧?」


  沙利葉瞟他一眼,又一次聳聳肩,無語。


  不是才怪!


  ********


  如果說這世上真有衰神,她敢肯定路希就是她的衰神!


  豆芽第一萬次如此認定,也第一萬次認為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答應他一次約會就可換回她的自由與平靜。


  值得!


  尤其是在這種時候,當那些過去連眼角都不屑於瞄過來一下的女同學們又主動跑來跟她「聊天」的時候--


  「卡露蜜,路希怎麼好幾天沒來了?」同學A。


  「這我怎會知道!」自他們定好「約會」之後,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不再出現,好幾天沒見到他,真是神清氣爽啊!


  「那妳跟路希到底是什麼關係?」


  關係?


  「一點關係也沒有。」這種恐怖的名詞,請千萬不要亂套到她頭上!


  「沒關係他為什麼老是來找妳?」


  他無聊!


  「這種事請妳去問他,別來問我。」


  「我猜他是想假藉來找卡露蜜的機會,看看我們學校裏是否有他中意的女孩子。」同學B中途打岔進來,兩句話就把豆芽歸類於任人踐踩的踏腳石。


  「說的也是。」同學A。


  全世界的大學生都是一樣的,男生的本分就是把美眉和打炮,女生的本分就是泡哥哥和賣騷。


  念書?


  等有空時再說吧!


  「那為什麼他從來沒有打電話給我們,也沒有和我們任何人約會?」同學C。


  「我們之中沒有他中意的女孩子?」同學B。


  「喂,他眼界也未免太高了吧?」同學D。


  「他眼界高是應該的,妳們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嗎?」始終無語旁聽的同學E也插進嘴來了。


  其他同學相覷一眼,各個面露困惑之色。


  「對喔!這點倒是奇怪得很,依他的優雅談吐、紳士風采以及高尚品味的衣著來看,多半是個教養良好的富家公子,特別是像他這麼美麗的男人,我們不應該不知道,可是,我們確實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誰啊!」又好看又多金,這麼高檔的上流貨色,怎麼可能會讓她們疏忽了這麼久呢?


  優雅?高尚?紳士?


  哇哈哈哈!豆芽差點大笑三聲再吐給她們看。


  「都不知道?」同學E咧出得意的笑。「那當然,他根本不是我們這一層級的人嘛!」


  「不是我們這一層級的人?請翻譯一下。」


  同學E聳聳肩。


  「簡單的說,他是那種在『大使區』購物消磨時光的貴族,了了吧?」


  在民主世紀的今天,意大利的社會階級觀念卻依然相當重,名流紳士與一般平民彼此壁壘分明,各有各的生活圈,少有機會湊在一起,不過,一般平民還是會望著天邊羨慕那些生活豪華奢侈的「貴族」們 -- 如果她們也是其中之一那該有多好!


  「大使區?」大家異口同聲驚喘,包括豆芽在內。「妳怎麼知道?」


  「看他穿的衣服不就知道了,不是亞曼尼、班尼頓就是範倫鐵諾,整套衣服外加鞋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