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靈 ~*小說庫*~

關於部落格
  • 2178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使與惡魔 (上) - 第四章

  「上帝,這是哪裏?」她失聲驚叫。


  陽光由露臺穿透進來,照亮了這個典雅又寬敞的房間,十八世紀風格的家具和織花窗簾,拼花地板,大理石牆壁配以模塑雕飾的天花板,灰棕色和淺綠色的裝飾色調柔和寧靜,間以意大利和法國骨董作點綴……


  這絕不是儲藏室!


  她拚命搖頭,彷彿想搖去這份「幻覺」,驀覺一陣寒冷,下意識拉起被子來掩上,旋即失聲驚喘,此刻才發現自己一絲不掛。


  不會吧?


  她掀開被子……


  會!


  茫然地呆了半晌,她才慢吞吞地放下被單。


  原來像她這種貨色也有人要。


  自我解嘲地苦笑了一下,再回眸望向身旁,沒人,可是枕頭很明顯地凹了一塊痕跡,有人睡過,想來那人一定也喝醉了,否則絕不會和她上床,事後他一定後悔得要死,所以一醒來就溜之大吉!


  「到底是誰?」她喃喃自語,沒心情哀悼自己那不值錢的第一次,只擔心那人付了房錢沒有?


  光是看裝潢,她就知道自己付不起這種大飯店的住宿費。


  彷彿在回答她的疑問似的,浴室門突然打開,一個腰部圍著浴巾的男人吹著愉快的口哨出現,一見到她清醒地瞪著他,立刻綻露出她早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燦爛笑容,還多了一點額外的味道 -- 好像剛吃飽正在打嗝的貓。


  「妳醒了?我以為妳會睡得更晚,所以先去淋浴,如果妳想的話,也可以先去泡個澡,然後我們再……


  「等等!」豆芽依然震驚地瞪住他。是他!竟然是他!但……「為……為什麼你還在這裏?」他不是應該已經落跑了嗎?


  路希愣了愣,隨即又微笑起來。「這種日子我不想一個人吃早餐,所以,我想等妳醒了以後再一起去吃……


  「誰要跟你一起去吃早餐!」豆芽沒好氣地說:「我是說,你不是應該回家了嗎?」


  路希又愣了一下,繼而恍然大悟。「妳想回家再吃早餐嗎?也可以,那我等妳洗……


  老天,跟這個人講話一定要比上帝更有耐心!


  算了,計較這種事也沒什麼意義,總之,整人派對已經結束,他再也不用死纏著她不放了,就算她吃了一點虧也不要緊。再樂觀一點想,起碼在她死了之後,墓碑上絕不會有「老處女」這三個字出現。


  「我不想跟你一起吃早餐,」豆芽漫不經心地說,一面四處張望尋找衣物,準備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裏。「也不會跟你回家,OK?」


  聞言,路希立刻垮下了臉,藍眸委屈地瞅定她。「可是,今天是我們新婚的第一天,妳不認為我們應該……


  喀咚一聲,豆芽突然從床上不見了;路希連忙跑過去,想看看她摔到哪裏了,但才跑到床尾,床沿已先冒出一雙驚懼的眼。


  「你你你你你你……你說什麼?」


  「我說今天是我們新婚第一天,妳不認為……


  「新婚?」豆芽尖叫。「誰跟誰?」


  「妳跟我啊!」


  「你……」顫抖的指尖指了指他,再轉向自己。「還有我?」


  「沒錯。」


  昏倒!


  「你你你你……」豆芽嚇得幾乎說不出話來。「你不但和我上床,還趁我酒醉哄我和你結婚?」太可笑了,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路希搖頭否認。「是妳逼我和妳結婚。」


  「呃?」他在說什麼,她怎麼聽不懂?


  「我是想和妳結婚,但不想在這麼倉促的情況下結婚,我想要為妳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可是妳昨晚逼我非要和妳在那座教堂裏結婚不可……


  「教堂?」豆芽呆呆地重複。他不是帶她去參加整人派對嗎?怎麼會跑到教堂裏去了?教堂裏有整人派對?


  「……用過餐後,我要帶妳去跳舞,但是妳堅持不想坐車,要走路,沒想到才走到聖安德烈亞教堂,妳又說不走了,我以為妳是想參加教堂裏的子夜彌撒,就帶妳進入教堂,可是在彌撒中途,妳突然提起……


  「今晚派對結束後,你就不會再纏著我了吧?」


  「派對?什麼派對?」


  「整人派對啊!」


  「整人派對?我想妳是哪裏誤會了,我從來沒有打算要整妳。」


  「那你為什麼要纏著我不放?」


  「因為我愛妳呀!」


  「我不相信!」


  「妳要如何才能相信我?」


  「現在就跟我結婚!」


  「咦?」


  「哼!我就知道,你說什麼都是騙人的!」


  「我沒有騙妳,我只是想給妳一個盛大的婚禮,不想這麼匆促……


  「我不要盛大的婚禮,我要現在就結婚!」


  「……這樣妳就會相信我?」


  「對,現在結婚我就相信你!」


  「好吧!那我們現在結婚吧!」


  「所以我們就……」豆芽咽了口唾沫。「結婚了?」在一無所覺的狀況下,她結婚了?


  「沒錯。」


  「上帝!」豆芽再次驚喘。


  「對,」路希愉快的點頭。「就在上帝的見證之下。」


  「耶穌!」豆芽呻吟著低喃。


  路希認真地想了一下。「好像沒看到耶穌,不過,我想祂應該也在。」


  豆芽狠狠的瞪他一眼。「不,我不相信神父會為我們證婚,我喝醉了呀!」


  「確實,」路希贊同道:「神父也勸妳酒醒之後再結婚,但是妳……


  「我……」豆芽不覺又忐忑不安地吞了一下口水。「又做了什麼?」


  路希聳了聳肩。「妳沒做什麼,只是威脅神父如果不替我們證婚的話,妳要做什麼。」


  「我要……做什麼?」


  「妳爬在貝里尼所做的天使雕像身上,威脅說要打破它的腦袋。」


  豆芽瑟縮了一下。


  「所以神父只好為我……」路希忍俊不住地咳了咳。「以及爬在天使雕像身上的妳證婚。」


  豆芽難以置信地怔仲半晌。「這不可能是真的吧?」


  「當然是真的,」路希忙道:「神父確實為我們證婚了 -- 雖然妳一直爬在天使雕像身上不肯下來;我們也在教堂的婚姻紀錄簿上簽了名--在神父證完婚,妳從天使雕像身上跳下來之後;戒指雖然是臨時找來的 -- 一對結婚六十年的老夫妻好意臨時借給我們,但妳放心,我今天會……


  「那證人呢?證人呢?」婚姻沒有見證人是不行的,這必然是無效……


  「參加子夜彌撒的人都是,大約有七十多個人。」


  天哪!這也未免太多了吧!


  「上帝!」豆芽再次呻吟,更大聲。


  「確實,上帝也是證人之一。」路希呵呵笑。


  他為什麼這麼快樂?


  豆芽納悶又心有不甘地注視他愉快的表情。「好吧!你打算什麼時候離婚?」


  「離婚?」路希的笑容消失了瞬間,幾秒後又回來。「不,我是天主教徒,天主教是不允許離婚的。」


  不離婚?!


  「那你為什麼要和我結婚?」豆芽忍不住又拔高嗓門尖叫。


  「因為我想和妳結婚啊!」


  「你又見鬼的為什麼想和我結婚?」


  「因為我愛……


  「閉嘴!」豆芽狂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